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争议聚焦涨多涨少热点解读

2018-12-03 16:09:33

争议聚焦涨多涨少(热点解读)

【核心提示 】5月23日,备受关注的北京市出租汽车租价调整听证会召开。针对北京市发改委提出的两套听证方案,听证代表们展开热烈讨论。不过,出租车如何定位”、“总量是否应当调整”等问题,仍然有待解答。

核心阅读

5月23日,备受关注的北京市出租汽车租价调整听证会召开。针对北京市发改委提出的两套听证方案,听证代表们展开热烈讨论。

究竟该不该涨?涨价能缓解打车难吗?发现,虽然对涨多涨少各有看法,但价格上调已为多数代表接受。同时,代表们普遍认为,解决打车难还需很多配套措施。

23日召开的北京市出租汽车租价调整和完善燃油附加费动态调整机制听证会下午2时半开始,一直持续了近4个小时。

据介绍,此次讨论的两套方案,相同之处是将北京出租车的起步价上涨3元。不同在于起步价后每公里的计价,方案一从现行2元上涨到2.3元,方案二则直接上涨到2.6元。同时,方案建议将北京早晚高峰时段的低速等待价格提高为平常时段的两倍。

虽仅仅相差0.3元,但经初步测算,两个方案驾驶员平均月收入分别提高1400元和2300元,而70%的乘客平均每运次增支不超过5元。

租价该不该调?

25位听证代表中,23位赞同涨价

据统计,25位听证代表中有23位同意调整出租车租价和燃油附加费动态机制,有1位部分同意方案,有1位不赞同调整。在同意调整的23位中,有13位同意方案一,其中3位对方案提出了修改意见;有8位赞同方案二;还有2位提出了新的方案与建议。

北京市发改委5月7日公布的名单显示,此次听证代表由消费者、人大代表、政协委员、驾驶员、社会组织、政府部门以及经营企业组成,其中消费者代表10人,占总人数的2/5,多数为未参加过听证会的新代表。另外还有10名热心市民到场旁听。

“租价7年未调整”、“出租司机收入平均增长低于社会平均工资增长”是绝大多数听证代表同意调价的原因。“无论是为了提高驾驶员的收入,还是更好体现驾驶员劳动价值和尊严,都该涨。”来自北京新月联合汽车有限公司的企业代表王学强说。

他举例说,“公司杜师傅去年12月23日下午4时29分拉一趟活儿,乘客从朝阳区十里堡上车,去姚家园路的奥迪4S店,5时36分下车,行驶3.6公里,等候62分钟,交易金额36元。此趟油费就接近30元。”调价后,按不同方案,此趟活收费分别为69元和76元,与其他时段的小时收入接近,会增加司机出车的积极性。

来自北京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的市人大代表杜立群同意种方案,但表示同时应该配套三项措施,明确出租车定位、适当放开出租车总量和经营牌照以及对方案进行及时评估。

腾讯的消费者代表吴婷,带了很多友的意见和看法。她表示,友们对提高出租车司机的待遇没有任何异议,但从方案中自己难做选择,“能否由出租车公司和政府多承担一些?”

租价怎么调?

消费者多赞同少涨,司机和企业赞同多涨

按照方案一,单车每公里载客收入由3.2元提高到3.61元,增加0.41元,驾驶员净运营收入占总运营收入比例由22%提高到31%;而按方案二,单车每公里载客收入由3.2元提高到3.84元,增加0.64元,驾驶员净运营收入占总运营收入比例由22%提高到35%。

来自购物导报报社的张瑾代表对100位出租司机和100位消费者进行了调研。其中,80%的司机赞成第二方案,但也担心涨价太高的话会失去客流、公司变相涨份儿钱。而85%的消费者赞同不涨价或少涨价,或者是方案。

张瑾个人赞同方案,但对于方案中的低速等待价格,她认为偏高,建议在3元和4元之间考虑一个平衡点。对于电召价格,她认为应当区分人群,对于老年用户降低价格。

来自北京大学的关平教授建议将种方案的起步价定在10元,但把基价公里数从3公里变成2公里,“主要是考虑解决北京市‘一公里’的问题。”消费者代表、来自中国电信北京分公司的牛志远也对此表示支持。

“的姐”李文岩代表出租司机在会上“吐苦水”:“我每月交5175元的份儿钱,除以20.9天,除以8小时,我一小时的份儿钱是30.95元。但实际我现在的等候时间每小时挣24元,不算油耗,一直赔钱。”这名女司机表示,“我肯定同意方案二,每公里2.6元。”

来自首汽集团的代表梁海晨也同意方案二。“现在平均单车月收入才6172元,净利537元,比银行的贷款利率高2—3个百分点,谈何暴利?”他说。

涨价缓解“打车难”?

代表认为是改革开始,需再观后效

“涨价是否就是解决打车难问题的根本办法?大家觉得有待商榷或者说需再观后效。”来自解放军66407部队的听证代表马莉莉说。

根据调查,目前出租车在低速状态下,每小时收入仅为其他时间收入的62%,导致高峰时段出车率低,加剧了“打车难”。调整早晚高峰期间的低速等候费,有利于鼓励驾驶员高峰时段上路运营,改善高峰时段供需关系。

不过,来自北京丰田彩色扩印服务有限公司的消费者代表王家喜表示,单靠调价不能完全解决高峰期打车难和出车率的问题,应该进一步加强对出租司机的职业道德教育;城市管理者应该从如何缓解交通拥堵方面多下功夫;要把出租车准确定位,鼓励市民绿色出行。

“听证会不是涨价的结束,而是出租改革的开始。缓解打车难应该从治理交通拥堵开始。”张瑾在会上表示。

份子钱何去何从?

政府称已初步制定承包金改革措施

会上,代表吴婷提出,“方案中规定不允许出租车企业以任何理由涨份子钱,可是我这两天打车跟司机师傅聊天,他们说已经涨了。”

对此,北京市交通委有关负责人回应,对前段时间出租车驾驶员反映的部分公司提高承包金标准行为,已进行调查核实,并责令企业整改。下一步还将加大检查力度,坚决禁止,确保调价收益全归驾驶员。并且还表示,“目前我们已经初步制定了承包金改革措施,正在进一步完善。”

另外,政府方面将继续承担部分临时性油补,同时加大调度站、扬招站及相关配套建设和运营投入,强化监管,提高出租车整体服务水平。

据了解,企业的主体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企业不参与调价收益分配,并承担计价器改装等费用;二是企业既要继续承担燃油补贴,也要对未来油价变动承担相应的临时性燃油补贴;三是企业要保障驾驶员权益,用于驾驶员的社保费用,未来年均每车将增长约120元/月。

不过,“出租车如何定位”、“总量是否应当调整”等问题,仍然有待解答。

温控机
樱桃树苗
升降货梯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