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级P图系统 第一百四十九章 沈凌的往事

2020-02-15 20:15:23 来源: 临沂信息港

神级P图系统 第一百四十九章 沈凌的往事

有折腾了两天,苏毅也是有点累了,突然想起前天在沈家吃饭时秦韬曾叮嘱自己空闲时约他喝酒的事,打通,秦韬晚上正好没什么事,爽快答应,两人约好在水调歌头碰见。

这顿饭吃到九点钟才散,两人喝了二斤茅台,期间水调歌头老板聂卫东还进来敬了一拨,又送了一瓶酒,相当于两人喝了三瓶。虽然没有醉,但车是开不了了,最后还是聂卫东让人开车分别把苏毅二人送回了家。

这顿饭苏毅从秦韬嘴里得到三条信息,第一条是关于对锐德化工厂的意向,经过考察组驻厂考察评估,宾州市决定对锐德化工厂专门立项扶持,包括贷款、政策、厂房扩建、仓储物流等方面全面支持。

苏毅相信,有了的支持,锐德将会进入一个飞速发展期,这是苏毅乐意看到的,锐德发展的越快,自己的财富积累也就越多。

第二个信息是沈国强明年换届有可能往上走一步,作为沈国强的大管家,秦韬自然水涨船高,由市府大秘变成市委大秘。当然,这个信息秦韬只是侧面提了一句,并没有明说,但苏毅知道就是这个意思。

第三条信息是关于沈凌的,总结起来一共有两点,第一是沈凌非常有经商天赋但她却对经商不感兴趣,这也是她和母亲纪寒月关系一直很僵的原因。

第二,去年沈凌满十八岁,纪家老爷子欲作主让她和光州一位大少订婚,这样一来纪家地位在光州将会更加稳固,结果被性格倔强的沈凌断然拒绝,直言不做祭品。

为了使光州大少死心,从此美少女变身非主流,最后这桩婚事也就不了了之,跌了面子,纪家对沈凌也开始变得冷淡起来。

原来沈凌还有这样的曲折故事,看来以前是误会她了,想到沈凌的刁蛮,苏毅不禁好奇,难道这也是装出来的?

想到沈凌,苏毅突然想起一件事,前两天沈凌张嘴跟自己借一百万,不知道什么缘故到现在还没有来拿。

“画山石分勾、皴、擦、染、点五个步骤,刚才勾我已经给你讲过了,现在讲一下皴,皴指的是在勾出的山石中表现出纹理,让山石看起来更有质感......”

国庆七天假,雯雯每天写完作业就跑到文雅轩跟着苏毅学画,雯雯在美术方面本身就有天赋,再加上融合了字画意境的苏毅精心指导,短短半个月时间,雯雯的山石画得已经象模象样,沈凌来过一次,当时就喜欢上了雯雯,说她的山石比美术专业大一的学生画的还要好。

如今锐德化工厂形势一片大好,已决定大力扶持,一周后对厂房扩建用地进行调研,新订的生产线已经到厂,正在组装调试,如果顺利,最多一个星期时间,缩缝剂的产量便会由现在的每天六千瓶提升到一万五千瓶。

经过沈凌半个多月的传帮带,杜涛已经能够完全胜任锐德的工作,其实杜涛的职务就是代表甲方监督管理,只不过目前管的项目有点杂,属于财务生产一把抓。

苏毅也正在托薛琳秦韬宋正明等一众信得过的朋友帮自己物色财务人员,锐德一旦扩大生产,杜涛肯定忙不过来,再说杜涛大学学的也不是财会,这种精细活儿必须交给专业的人才行,而这个专业人士还必须可靠。

“沈凌姐姐好。”国庆长假最后一天下午,苏毅正在工作室装裱昨天收到的一幅清代书法家翁同和的字,听到前面店里突然响起雯雯清脆的叫声,苏毅直起身,把舒化液和薯良粉锁进柜子,把已经上浆的字用纱筐一罩,稍微收拾了一下台面,出工作室便朝前面店里走去,有沈凌在,苏毅知道压根不可能安心工作。

“......你这一笔应该再粗一些,就像这样,看到没,这样一来石头的平面是不是就出来了......”苏毅走到前厅,苏毅正弯着腰指导雯雯画石头。

“半天才出来,干嘛了?”扭头看到苏毅,沈凌脸色古怪的问道:“不会是破屋藏娇了?”

“沈凌姐姐,我听说过金屋藏娇,什么叫破屋藏娇啊?”抬起头,雯雯眨着大眼睛一脸好奇的冲沈凌问道。

“你看这地方像金屋吗?”沈凌东指西指说道。

“不像。”雯雯左右看了看,晃了晃脑袋笑道。

“行了,你别教坏小孩子。”苏毅苦笑着打断她俩的对话,指着沈凌身上问道:“这身行头,你打算出远门?”

浅棕色短款风衣,蓝色紧身牛仔裤,阿迪登山鞋,认识这几个月来,苏毅第一次见沈凌这身装扮,甭说,小妮子倒饬倒饬还真的挺好看。苏毅一时有点看呆了。

被苏毅这么直勾勾的盯着看,沈凌脸微微一红,朝着苏毅的腿便用力踢了一脚,怒声道:“嘿,我说,看见美女眼拔不出来了是吧?”

“我说,”苏毅摇头叹道:“你说你这样穿多好,非得把自己打扮昨跟女巫似的,自己也别扭,何苦呢。”

“没办法啊同志,”沈凌深沉的叹道:“这些都是历史非常时期的产物,经过艰苦卓绝的斗争,人民努力取得了最终胜利,为了获得自由,一切牺牲都是值得的。”

苏毅知道沈凌说的是光州抗婚的事。

“你不好奇我说的是什么事?”见苏毅不吱声,沈凌一脸纳闷的问道。

“我问你说吗?”苏毅苦笑道,其实在他心里在乐,我就不问,憋死你。

“你可以试试呀。”沈凌笑眼里闪着狡黠的光芒,如果苏毅问,她也不会说。

“算了,我对别人的隐私不感兴趣。”苏毅笑着摆手,这几个月的接触,沈凌的性格他太了解了,才不会上当。

“你......不问拉倒,给我拿钱,快点!”果然,沈凌说翻脸就翻脸。

“给。”苏毅把准备好的一张工行卡递给沈凌。

“同志,你这改邪归正改的不彻底呀!”看到沈凌手上依旧染着黑指甲,苏毅毫不客气的打击道。

沈凌白了苏毅一眼:“你能不能行?女孩子染个指甲也能上纲上线?”

旋即,沈凌伸出两只手开始在苏毅面前显摆,“这是我发明的碎银染甲法,就是把银铂打碎洒在涂好指甲油的指甲上,好看吧好看吧?”

苏毅刚要反驳,突然看到沈凌眼里有凶光闪现

,只得违背良心说道:“好看,太好看了!”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