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祸江山文学网1

2019-07-14 02:01:11 来源: 临沂信息港

天气炎热的厉害。马路让太阳晒的犹如一面镜子,大街上几乎没有几个人在行走。大树下边卖西瓜的老头躺在藤椅上午休,似乎能呼到他的轻微呼吸声,一切静的可怕。  老张蹬着他的脚踏三轮车,拉着一车钢筋在马路上行走。尽管儿子几次不让他干这个活了,但是他说从五十年代走来的人总想干点活。不干活他难爱,所以儿子也不再劝了。天热拾我老张这种五十年代经历风雨的人也扛不住,不时停下来,用手抹去额头的汗水。本来雪白的毛巾已变成了灰色。  风起了,老张的汗衫随风飘动着。天边的乌云朝这个城市涌了过来。雷声响起,惊醒了整个城市的寂静。一个闪电划过了天空,天,从瞬间的明亮又变的黑暗起来。老张奋力骑车,他可不想赶上这场雨。在拐弯过马路的时候,一辆标有综合执法的汽车急驰而来。当他们发现老张时,已经晚了,虽然他们踩了刹车。随车翻起一阵蓝烟,只听“砰”的一声,汽车与老张的钢筋来了一个完美的接触。只见从车上下来两个一高一矮的小伙子,穿着制服,那是相当的俊。个子矮的小伙子开口骂道:“你丫老不死的,不长眼睛啊。”个子高的小偿子掏出打火机点了颗香烟吸了两品,轻而潇洒地吐了出去。一把揪住老张的领口说道:“老汉,不说别的,一万块钱的修车费,咱从不为难人。”老张一听傻了,哆嗦地说:“小伙子,我是个干苦力的,这拉一车才挣人家三十块钱。你,你看我这……”雨下了起来,很大。两小伙子急忙上车,但车门没关。老张也袚拉到车门旁。矮小伙说道:“喂!你说怎么办吧?”老张的耳朵被雨水冲打的一时听不清楚问道:“什么?”“行,你有种。和我装蒜是吧?好,那你就装吧。”就这样老张站在外边,一直,到雨停了。  两小伙子再一次下了车。个子高的小伙子掏出手机:“喂,大哥。车让一个死老头给碰坏了。我们一时半会儿回不去。我们在ΧΧΧ,您让小陆来接我们吧。顺便把咱局里的拖车也开过来,把这个死老头和他的破车一起带回去。”挂了电话又对老张说:“死老头,我们不打你,也不骂你,去单位再收拾你。”  不多时一辆综合执法车朝老张事故现场行驶过来。随后老张连同车一并被拖车带走了。  下车,映入老张眼帘的是门口挂着的国徽,是那么的鲜艳。进门后是一个屏障,写着毛主席所提的“为人民服务”随后老张和两个小伙子进了局长办公室。只见一个胖子坐在办公桌边上,见到老张说道:“大爷,听说您碰到了我们综合执法的车?”老张开口说:“我急着回家,是他们……”还没等老张说完,胖子又开口说:“你说,你碰谁的车不好,碰我们综合执法的车。就算是我们为人民服务,你也不能这样啊。听小武和小赵说你没钱给我们修车?”老张说:“是啊,就是个干苦力的,没那么多钱。”“好吧,那您就在警察局里呆着吧,让家里人来保释你吧。”说着胖子拨了个电话:“老吴,我这里有个老头,碰了我们的车。没钱赔我们,你过来派人把他带到你们那里吧。让他家人保释。一万啊,回头请你喝酒。哈,哈,好了,挂了啊。”  老张到了警局,迫于怕家里担心,老张把地址和电话告诉了警局。不过多久,一辆宝马朝警局驶来。从车上下来一个气派的中年男子。走到门卫处朝窗口说道:“去,打个电话,告诉你们局长,门口有人找他。”门卫问道:“您是?”  “张筱广!”男子平和而有力地回答。不多久吴局长一路小跑迎了出来。嘴里边说道:“啊哟,张市长,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哦,我是来保释我家老爷子的。”张筱广说道。  “张市长,您开玩笑吧,怎么可能呢?”吴局长一脸堆笑。  “真的,我是认真的。不就是你们打电话让我来保释的吗?忘了告你了,就是那个叫张锐诚的。还让我带一万块钱来着。”张筱广说道。这里吴局长满脸失去了堆笑,显得难看起来。只见他一边拉张筱广一边说:“张市长,咱进去说。”张筱广和吴局长进了警局。没过多久,张筱广带着老张出了警局,上车离开。  又过了几天,吴局长和综合执法的胖局长提着大包小包去了老张家。以后几天几乎天天去。可是一个月以后,市里下发文件说警察局和综合执法局跟不上“三年大变样”的步子,所以把这两个局的局长调到一个穷县的两个乡里当乡长去了。而小赵和小武却再也没有在这座城市的大街上出现过。   共 167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中医辨证治疗前列腺增生成果好么
黑龙江治疗男科专科研究院哪家好
云南治疗癫痫研究院哪家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