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皇 第十六章 吴翟

2020-01-16 22:33:31 来源: 临沂信息港

元皇 第十六章 吴翟

次日,吴可谦父子两人离开了青巽城,向着西北方向的宗城的主道出发。还有多了一辆马车,不算豪华,也不简陋,车内既有毛毯,还有美酒,是吴可敬送的,用于代步,按他的话説是聊表心意。

当然,此时同行的,还有数十人,他们也是同吴可谦一样,迁出族内的,而这次回去也是为了参加宗内大比的。

因为本事同族之人,年少之时都互相认识,多年未见,一路上都有互相走动,寒暄。

吴可谦更是嫡系一脉,几乎人人与之往来。他们可不管日后吴可谦是否会回归宗族,上来结交一番总是没错,更何况大家都是半斤对八两,皆是族内遗弃之人,更没什么挑三拣四的,连带着吴子陵都颇受人关注。

这期间,吴子陵发现了一对父子,一连几日,始终没人上前搭理他们,而他们更没有与外人交流,两人则只是安静地骑着同一匹马,缓速前进。

男孩子看起来大约五六岁,脖子里挂着一个普普通通的长命锁,肥嘟嘟的,生的非常惹人喜爱。

他的父亲看起来年岁也不大,比之吴可谦来説要了xiǎo一辈,可脸色却有些苍白,鬓角竟然有几丝白发,对于这个世界修道的人来説,这么年轻就有白发是很不正常的表现,神情踌躇,显然是在担心一些什么。

吴子陵心中非常奇怪,偷偷的问过吴可谦原因,但吴可谦只是自顾的叹了口气:“唉,始终和xiǎo孩子无关啊!”

吴子陵听的迷迷糊糊,又问道:“我可以去和那个男孩子聊聊天吗?”

吴可谦微微一愣,脸转向着马车车窗,反而欣赏起了外面的风景,忽然diǎn了diǎn头,口中喃喃道:“他们仅一匹马,若是前面众人寻得阴凉xiǎo憩之地,再去吧!”

直到天黑,众人才停止了赶路,寻了处主道旁的空地,纷纷生起了xiǎo火,才歇息下来。

空地后方的不远处,是一片繁盛的竹林,这里的竹子根根参天而立,遮天蔽日。竹叶在风中不停地摇曳着,枝干倾斜地交叉在一起,一片密密麻麻的景象。

在这夕阳西下,光芒渐暗之际,盛密的绿色在余晖下反而隐隐显得有些黑黝黝的,让人不寒而栗起来。

吴可谦忘着眼前的xiǎo火堆,眼神闪烁,忽然灵机一动,从储物戒拿出一些野味,是黑牛的一部分肉。这些肉还是生的,但已经清洗过了,应该是以前在后山的捕猎到的。

吴子陵则在一旁安静地帮忙烤了起来,其余人看到吴可谦的行为,有带肉的也纷纷拿了出来。

待肉香四溢时,吴可谦割下了一大部分肉,给了吴子陵,也没有説话。

吴子陵看着手中多到给他三顿都吃不完的肉,便明白了,看向那个父子两人。

两人自从下马后,默不作声的寻了处角落,生起了火堆之后,并没有像其余人那样烤肉,而是仅仅从包袱里拿出几块粗糙的杂粮饼和一袋水,平静地吃了起来。

吴子陵拿着烤肉站起身来,朝着他们的方向走去,沿途遇过同族的数位长辈后,吴子陵都平静的见礼后,离开了。

那个xiǎo胖子的父亲一开始就关注到了起身的吴子陵,只是未曾他放在心上,以为只是方向恰巧相同。

可未曾想到眼前这个八、九岁的男孩儿竟然真的径直向着他们走来,他费解。

“何事?”那男子看着走到面前的吴子陵,喉咙有些沙哑的,这种声音让吴子陵有种凄凉的感觉。

吴子陵一怔,忽然不知道説些什么来搭茬,吱吱唔唔道:“只是想过来送diǎn肉给这给xiǎo弟弟吃,没有别的想法。”

“多谢xiǎo兄弟心意,肉就不必了,我们有吃的。”男子生硬的拒绝了吴子陵的好意,眼神中似乎很提防他,同时表现的也很提防其他人。

这也让吴子陵很费解,他这时、尴尬的站着,一时间又不知道説什么了,此刻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埋头啃饼的xiǎo男孩闻到了吴子陵手中的烤肉的飘香味,抬起头来与吴子陵对视的那一霎那,他那双清澈如白玉出世,圣洁无比的眼睛着实让吴子陵深深地震撼一把。

“世上竟有如此澄澈的双眼!”吴子陵心中感慨道,他以前不知可远观而不可亵玩到底是种什么样的心情与境界,此刻见到了这幅双眼才明白起来,真是多看两眼都会觉得亵渎了这神圣的双眼。

xiǎo男孩望着香喷喷的肉,左手微微地拉了拉男子的衣袖,希冀地看着他的父亲,似乎在告诉他的父亲,他想吃肉。

男子溺爱看了一眼xiǎo男孩,转身对着吴子陵做了个揖,而后接过了吴子陵手中烤肉,先是轻轻的咬了一xiǎo口,觉得没什么问题后,才递给旁边流哈喇子的xiǎo男孩,然后他真诚地对着吴子陵説道:“谢谢你的烤肉,不过对不起,我并不会把这当作一个人情,你也不要妄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

“呃……我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您也不要多想,我只是单纯得觉得这位xiǎo弟弟特别可爱,很想亲近而已,并未有任何贪图您身上财务的念想。”吴子陵非常不解,这男子怎么会如此。

他奇怪的不是男子的冷漠,也不是奇怪对他态度差,而是此人行事过于谨慎,连口肉也要自己尝过了才给他的儿子,这也未免过了些。

就在吴子陵愣神之际,啃着烤肉的xiǎo孩又一次抬头面向吴子陵,又站起身来,拉着吴子陵的衣袖示意他坐下,吴子陵就准备盘腿而坐的时候,xiǎo男孩纯真可人地笑着説了一句:“谢谢大哥哥,我能感觉到是你好人!嗯,还有你的肉也很好吃,很香!”

吴子陵前面一句还听的很开心,后面一句话直接一个趔趄,怎么听着有那么一丝变扭?

吴子陵正了正身子,平复了一下情绪,尽量让自己不那么尴尬,转移了话题:“xiǎo弟弟,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吴翟”xiǎo男孩撅着胖嘟嘟的xiǎo嘴,着实可爱,却一字一句认真地説道。

“嘶”吴子陵听成了“吴敌“,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

“好霸气的名字!”

xiǎo男孩似乎懂得吴子陵的意思,立马开口分辨道:“翟姓是我母亲的一族之姓。”

吴子陵瞬间就明白了,以父之姓,冠母之名,倒也很正常,只是这两姓名搭配在一起,却不可能还有无巧不成书的意思。

“吴翟”的谐音是“无敌”,这等霸气测漏的名字就是在地球上都少有人取之,正所谓刚过易折。

吴子陵不由看了一眼男子,心中不禁嘀咕起来:“虽然取名字是父母的和自由,哪怕就是给孩子起名吴三,外人都不该説什么。但总是太过锋芒,总会引致非议,让众人难以亲近。”

可吴子陵想到拥有那双超越凡俗的眼睛,觉得可能自己xiǎo看了些什么,这才仔细打量起了吴翟,吴子陵越看越心惊。

轻轻叹道:“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老河口市第二医院
太和县医院怎么样
常州治疗龟头炎方法
济宁治疗阴道炎医院
新疆正规妇科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