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战尊 第五百九十六章天魔古镜

2020-01-16 21:07:45 来源: 临沂信息港

极道战尊 第五百九十六章天魔古镜

原本就像一潭死水般的天魔门,就算你投下一块石头,也没有甚么波动,可是因为辛气节和玄宗主,彻底让天魔门沸腾起来。整个天魔门的弟子盘膝在广场上,哪怕是杂役也战战兢兢的站在广场边缘。

有位神色冷厉的长老,清点着所有的弟子和杂役,发现门内的弟子一个也没有少,将其告诉给了天一生火。天一生火看了看众位长老,见到大部分的长老都在,便躬身道:“父亲,所有人聚集在这里,休息了一天的时间,是否可以找出玄天上宗宗主了?”

天魔门门主就像一团混沌的黑雾,哪怕是天魔门的弟子想看清楚他的面容也很困难。他和天魔峰大长老最为神秘,很少有人见到他们的真面目。天魔门门主弹了弹手指,魔气翻滚起来,在半空中疯狂的汇聚,一面黑色的镜子凭空而现。

黑色镜子直径约莫十米,弥漫着古朴沧桑的气息,镜身上爬满了黑色的蟾蜍,缭绕着滚滚的魔气,仿佛一朵乌云覆盖在这片天空般。天魔门长老和弟子看见这黑色古镜,连大气都不敢透下,这是他们天魔门的圣物天魔镜。

此境有无穷妙用,是历代门主给下任门主的信物,得到此境相当于得到门主之位。

天魔门六位长老见到天魔镜,古井无波的眼中都有着炽热之色,哪怕是从天魔门到现在,他们也只看见此境一次。

天魔门门主双手挥舞起来,磅礴的元气从手间爆涌而出,宛如光束般注入天魔镜中,天魔镜爆发出刺眼的光芒,一圈圈的黑色涟漪爆发而开,一道璀璨的光束对着玄宗主隐藏的方向爆射而去。

天魔六峰的六位长老,沿着光束掠去,来到一个深洞中,却甚么也没有发现,甚怕玄宗主隐藏在哪里,将洞穴都给毁去,却没有丝毫的波动,脸色有些难看的回到广场前,说道:“门主,天魔镜所照的方位,并没有玄天上宗宗主。”

天魔门门主沉吟起来,天魔镜是专门搜寻元神的圣物,无伦元神躲在天魔门哪里,只要将天魔镜祭出,轻易就可以找到武者的元神,却没有发现玄宗主的元神,那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玄宗主已经不在天魔门,抑或是夺舍了哪个弟子和长老,沉声道:“将所有弟子和长老叫到天魔门之前,我看看玄天上宗宗主是否夺舍了其中一人。”

天魔门弟子一批批来到天魔镜之前,天魔镜洒下朦胧的光晕,朦胧的光晕笼罩着这些人,这些人身上没有半点波动,一批批人过去,没有半点声息,都是他们天魔门的弟子,那些杂役在天魔门的光晕下颤颤发抖,没有丝毫的波动溢出。

天一生火见到弟子和杂役中没有玄宗主的元神,躬身说道:“各位长老,为了保险起见,各位都在天魔镜前照下吧。”

那些长老没有异议,来到天魔镜之前,黑色的光晕缭绕在他周身,哪怕是天魔峰六位长老也没有例外,天魔门门主周身的波动涌动起来,想来黑雾之下,他的脸色定然甚是难看,微冷的说道:“所有的弟子和杂役都到此处了吗?”

那个清点弟子的长老,躬身说道:“回禀门主,所有的弟子和杂役都到了这里,没有半点遗漏。”

“玄宗主不在天魔门了,大家各自散去修炼,防守的长老给我打起十二分精神,千万不要在让人混进来,明日我给大家每人制造一张玉简,只要大家身死,那么玉简就会破裂,我就知道是谁出事了。”天魔门门主挥了挥手,如烟雾般消失在了原地。

天魔六峰的长老脸色有些难看,这次丢人丢到家了,人家跑到自己的老巢来,都被其给溜走,要是说传出去的话,他们这些长老还有什么脸面见人啊。

纳兰无雪发觉有人拉了拉自己的衣裙,还以为是哪个轻薄弟子,哪知道是黑鳞魔猿,见到它身上的伤势,俏脸有些冰冷起来,怒声道:“是谁将你打成了这个样子,真是该死啊。”

纳兰无雪就是当天在沉香殿攻击辛气节的两位女弟子之一,见到黑鳞魔猿全身鳞甲脱落,浑身布满血迹,有些心疼的将它抱了起来。当年她在后山中,遇见黑鳞魔猿,将其救下,没想到是一种异种,随着时间的过去,黑鳞魔猿逐渐修炼出鳞甲,实力变得更加可怕,每次出去它都会给自己带来灵果或者灵药,这些日子它又出去,没想到受了这么严重的伤回来。

黑鳞魔猿委屈的看着纳兰无雪,双手比划起来,叽叽的叫着,一缕缕波动传入纳兰无雪脑海中,纳兰无雪惊呼出声道:“你说有个手持金色尺子的人,将你给击伤,抢走了你的灵果?”

黑鳞魔猿暴躁的点了点头,叽叽喳喳的叫了起来,想到将它击伤的辛气节,它就愤怒到了极点,恨不得将他的身躯给撕裂成四块。

纳兰无雪美目转动起来,抱着黑鳞魔猿走出了天魔门,并没有告诉天魔门的长老。来到龙穴之前,几个长老仔细打量着她,发现她没有的问题,便缓步退了开去。黑鳞魔猿急躁的龇牙咧嘴,对着那些长老伸手比划着,模样甚是凶狠。

纳兰无雪飞出了龙穴,俏脸有些冰冷,阳光洒落在她的脸上,精致的脸颊就像瓷器般,按照黑鳞魔猿的指点,来到后山的峡谷中,发现了天焰灵树,俏脸冰冷道:“你想给我采摘天焰灵果吗?”

黑鳞魔猿挥了挥手锋锐的爪子,叽叽喳喳的叫了叫,用力的点了点头。

纳兰无雪揉了揉它的脑袋,说道:“你可真乖啊。”

按照黑鳞魔猿的指点,轻易就找到了盘膝在山岭上的辛气节,看见辛气节黑鳞魔猿便咧嘴笑了起来,意思是在说,就是他将我击伤的。

“辛气节,是你将我的宠物击伤的吗?”纳兰无雪从禅鸠的口中知道辛气节的名字,见到他在阳光下,一张脸颊散发着白玉般的光泽,看上去甚是俊朗,散发着一股不弱的气势,淡淡开口道。(未完待续。)

长江航运总医院怎么样
禄劝彝族苗族自治县第一人民医院怎么样
南京治疗癫痫病哪家专科医院好
临沂知名白癜风医院
徐州看妇科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