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神权 第二一九章 小小魔女

2020-01-16 17:27:57 来源: 临沂信息港

窃神权 第二一九章 小小魔女

“想走?”看着两个蛮夷竟然想要后退,芸儿脸上瞬间绽放出诡异的笑容,一diǎn红光在眼睛深处闪现。

“走!”一看到这样的表情,两个蛮夷哪里还有别的想法啊,能够来到这里的都是精英、而且是经过筛选的、有勇气来面对死亡的精英,两个蛮夷刚才虽然有些热血上头,但本身毕竟不是傻瓜。

“厄运神通,天有沧桑!”

波动瞬间展开;不过这一次却是水平方向扩散、如同水纹一样,而不是垂直方向的。空气好像是被泡皱起来的牛皮纸一样,如同那老年人一样的皱纹,密密麻麻的向前方迅速蔓延,只是一瞬间就来到敌人的身边。

两个蛮夷身上出现各种各样的防御。首先是岩石与寒冰护盾,但皱纹直接绕过。

“吼!”两个蛮夷怒吼一声,身上和兽皮上的图腾竟然直接漂浮起来,形成一道天幕……

然而天幕也是天,沧桑依旧在!“苍老”的皱纹扫过,图腾形成的最后防御竟然根本就没有任何作用,就好像是餐巾纸阻挡水流一样,依然湿了手指;而这里,波纹看上去不紧不慢的向前蔓延,但两个蛮夷就是躲不开、也跑不掉!

那个穿着兽皮的蛮夷想要使用一种金蝉脱壳一样的能力,却发现,神⊥,..通竟然失败了!

就这一会的功夫,波动的皱纹终于蔓延到了两个蛮夷身上。天有沧桑,何况人与物;苍老在一瞬间就爬上了两人的面孔,随后皱纹急速增加,皮毛松弛、老年斑出现、牙齿松动,最后骨骼都开始弯曲……

只是三两个眨眼的功夫,两个刚刚还十分健壮的蛮夷竟然成了耄耋老者。一身毛发惨白、了无生机,躺在地上!

只有两双浑浊的眼睛看着天空,充满了悲哀与绝望。

天有沧桑的神通波纹扩散,所过之处草木腐朽,飞蝶跌落。

芸儿缓缓走上前,面对自己如此强大的神通却没有丝毫的欣喜。眼中深处只有淡淡的悲哀以及化不开的冰冷。封印之地,一处不祥之地,这里是厄运的世界,是芸儿的乐园却也是失乐园。

“咯……咕……”两个蛮夷想要説话,估计是求饶之类的,但先不説语言不通,现在这两个蛮夷连清晰説话的力量都没有了。

咔嚓……芸儿掰了一截枯枝,眼中红光闪动,经过觉醒的厄运体质、还有饱受煎熬的灵魂。让芸儿开始向真正的“厄运使者”转变;噗嗤……枯枝插入两个蛮夷的眼睛,两个蛮夷徒劳的挣扎一番,最后彻底死寂。感受着力量提升的喜悦,喋血的笑容从小丫头、或者説小魔女脸上绽放。

沙沙……脚步移动,小丫头继续向前。

一个小丫头在这危险的地方行走,一看打扮就是那种失去了公子的书童;而在进入封印之地那天旋地转的行程中,这样的情况应该不少,所以也容易引起关注。

芸儿?一声清脆的声音传来。一个湖绿色衣衫的绝美少女环抱古琴,看着芸儿。慕容雪!这个女子如今也是紫气初级五品的样子。勉强算得上是天才。对于这个一直跟在萧浩身后、行走都几乎抓着萧浩衣袖的小丫头,慕容雪也是知道的。

“慕容小姐。”芸儿diǎndiǎn头,脚步不停。

“小丫头,和你家公子走散了吧。你跟在我身边吧,虽然没有你家公子那样强大,但也能暂时保护你。”慕容雪倒是不坏。知道芸儿一个人还是比较危险的好吧,慕容雪还不知道,芸儿比她厉害多了。

定定的看着慕容雪,芸儿忽然一笑,摇摇头、不説话。继续向前走去。

就在慕容雪有些惊愕的时候……

忽然一阵声音传到慕容雪的耳边:“谢谢慕容小姐的好意,芸儿感激不尽;告诉慕容小姐一个消息,如今这里环境发生变化,最高能够允许的力量为紫气中期三品,请慕容小姐小心。”

慕容雪站在原地,心中寒气大冒不仅仅是芸儿告知的信息,还有刚才被芸儿那诡异的黑眼睛盯住后,竟然有一种毒蛇一样的感觉!慕容雪眼神闪过一diǎn复杂的目光,终于叹了一口气,没有想到这小丫头竟然是一个隐藏的高手,而且是十分危险的那种!但对于芸儿告诉的事情,却也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心中暗自警惕起来。

芸儿继续向前走,但是慕容雪的呼唤和微笑,却让芸儿恢复了一diǎndiǎn温暖,那种被关怀的感觉总是让人温馨。估计无论是慕容雪还是芸儿都不知道,两人这一次友好的碰面,却让芸儿没有继续堕落下去,否则未来还真的是不好説。总之,这一diǎn关怀,让芸儿恢复了一diǎn理智:心想,在确定公子真正的遭遇不测再説吧。

走了一个多时辰,再次灭掉一个还没有反应过来的蛮夷,芸儿看着和蛮夷对峙的一个衣着有些严肃的人,“你是杂家的?李宗法家的?还是韩宗法家的?或者是其余流派的?”

衣着没有什么定式,芸儿只不过是随口询问。

“谢谢姑娘援手。我是杂家的吕程,不知道……”

“哦,杂家的啊,吕程?真的是好名字,我就顺带送你上路吧。”芸儿脸色忽然有些狰狞……

“什么?”这吕程一时间有些发愣,他仅仅是一个低级的子弟,哪里知道那些东西,一时间发愣也是正常地位太低了,他们不会知道什么誓言转移、瞒天过海之类的神通的;而且这样的事情毕竟不光彩,谁也不会到处宣扬。

实际上这样的人也是最多的,他们大约只有紫气初级四五品的样子,但是这些人的战斗能力不弱;而且蛮族那里也是如此,双方倒是差不毕竟要是最高能力只能发挥紫气初级九品的话,紫气初级三品以上,也有足够的能力逃命;只是这些修为过低的人是不会知道的,如今这个封印世界发生了变化他们一旦面对真正的高手,只能是别人的盘中餐!

“太弱了,以厄运之名,你将难逃厄运!”芸儿説完,转身就走。

嗯?吕程感觉到有些诡异啊,忽然感觉浑身发冷,好像一种十分阴寒的气息从内心冒出来;但感觉下也没有什么不妥啊。心中虽然有疑惑,但是吕程也没有多想,继续向自己既定的方向行走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看到风筝的,人家死活不抬头也没辙啊。

芸儿继续向前,却是向着风筝的地方坚定地前进;然而一路所过,却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视野中的蛮夷;偶尔看到衣衫“严肃”一些的还会主动询问对方所属。

那个被芸儿关注的吕程呢?这家伙走了不远就遇到了一个蛮族高手,结果当然是一命呜呼。只是那个蛮族高手很疑惑,明明将这个人族杀死了,但为什么自己就得到一丝力量呢?是的,就只有一丝,估计还没有一个气运币的量看上去像是给别人打工了,然后得到了一diǎndiǎn回报。

向前、向前,芸儿脚步不停;越是向前就越靠近风筝,而遇到的人和蛮族也就越来越多;在这封印之地当中,芸儿也渐渐地竟然两手血腥!

紫黑色的气息不知道什么时候从芸儿的体内透射而出,看上去像是包裹在紫黑色光雾中的魔女。远远地,看到芸儿的人或者是蛮族就小心地后退,这个时候只要不是傻瓜就知道这小女孩不好惹。

不知道从哪个人开始,魔女一词,落到了芸儿头上。

那么在芸儿心中充满悲伤地时候,萧浩在干什么呢?萧浩也已经重新靠近放风筝的地方;为了防止错过找回去的小丫头,萧浩几乎是用最快的速度赶回去的。当萧浩赶回去的时候,现场的那个蛮族不知道耗费多少代价施展出来的组合神通“践踏”已经结束。

但,现场可谓是一片狼藉,人族这里也可谓是死伤惨重。然而人族依然没有退却、和蛮族却依然是在对峙。

趴在远处,萧浩利用神通看的分明,那“践踏”神通已经消散,但是现场却留下了一个足有十丈方圆、三尺深度的巨大脚印;而在脚印周围,地面就像是被撒了水的餐巾纸一样褶皱起来,上面还有无数的裂纹。

不过在巨大的脚印痕迹下,却有30多个血色的瘢痕,看上去像是绽放在石壁上的花朵;萧浩明白,那里是刚刚丧生的30多个人族的精英!要不是自己跑得快,那里面就会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痕迹”。

而周围你褶皱的地面上,竟然还有十几个死寂不动的尸体!显然这所谓的践踏不是简单的践踏、还有冲击、震荡。

除了这些萧浩还观察到,蛮族那里有三个头dǐng上插着羽毛的、看上去华贵的蛮族中年正在休息,周围是蛮族密密麻麻的保护,这三个蛮族就是刚才发动神通的蛮族高手。萧浩的神通关注过去,也引起了他们的反应,但却没有什么过激反应估计被观察的不少了。未完待续……

武汉眼耳鼻喉医院能用医保卡吗
南京新协和医院周锦凤
亳州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呼和浩特治疗阳痿费用
三亚癫痫病最正规的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