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可最懂大姨妈的文艺男青年

2019-12-14 13:07:34 来源: 临沂信息港

柴可 | 最懂“大姨妈”的文艺男青年

转载声明《留学》原创,转载联系:rubyme

_王桂茹 _方怡君 摄影_董德

★★★★★

海归新榜样

MODEL

柴可大姨吗APP创始人

柴可毫不避讳自己身上“富二代”的标签。在他眼里,这只意味着“你的老子比别人的老子努力,所以你的老子比别人的老子有钱,但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创业之初,柴可就决定不拿家里一分钱。虽然是“富二代”的出身,却是“创一代”的命。柴可坦言,创业就像苦行僧,既然做了,就没打算回头。

关于本人

说起柴可,外人眼里的标签就是大姨吗APP创始人。

加拿大海归,2009年回国创业,但前六次都失败了,直到2012年做大姨吗。20万元起家,经过天使、A轮、B轮、C轮,目前已经成了估值超过10亿元的公司。从创业者到企业家,柴可绝对是“创一代”的励志代表。

不过,这个留着一小撮胡子的85后,却是个不折不扣的“文青”。

也许是关于创业,柴可接受的采访太多,“把该讲的故事都讲过了”,《留学》杂志这次采访,从留学经历讲到创业初衷,从星座分析讲到行为艺术,似乎完全变成了一次与“人格分裂男文青”的对话。

“老柴是典型的双子座,又是AB型,是个有故事的男青年。”大姨吗公关总监张莹这样评价柴可。

典型双子座:矛盾综合体极致的理想主义 却又极致的务实 外人眼里的柴可

,懂技术会运营,年纪轻轻事业有为,典型的“霸道总裁”。不过,一走进大姨吗的会客室,却完全是另外一个样子。

会客室的墙上挂满了小野洋子和约翰·列侬的照片,玻璃橱柜里摆放的是柴可太太亲手做的各式各样的蛋糕。而柴可本人,除了会写代码之外,还会弹钢琴、吉他,会烧陶瓷,会画画,会玩行为艺术

在加拿大读大学期间,柴可主修运营管理,辅修Drama(戏剧)。两个貌似八竿子打不着的专业,在柴可的身上产生了一种有趣的化学反应。让他成为了一个“极其务实的极致理想主义者”。

2009年,依靠20万元的启动资金,让柴可支撑到2012年的7月(大姨吗融到第一笔资金)。“期间我创业六次,这些钱肯定是不够烧的,以至最后我们是靠接外包支撑下来的。”虽然苦,但柴可做“可视化健康”的理想并未动摇。

Q:“你觉得创业之初最难的地方在那里?”

A:“平衡。平衡好梦想与生存的关系。”

▲大姨吗现在的工作环境

大概也是双子座性格使然,柴可形容自己“虽然分裂,但还算比较擅长平衡这两者之间关系的”。

“在这期间,你会遇到各种困难,比如说我很想做一个可视化健康的东西,可以非常便捷地收集身体各项健康数据。但是这个技术不成熟,我不可能一直烧钱和花时间去做,而且它没有任何回报的可见性。所以作为一个企业,首先必须要展示自己的生存能力。”

柴可在不断“试错”的路上,不得不尝试各种妥协,“因为任何企业都是在先挣着钱的前提下,才能不停地去创新和优化自己,继续生存。这个过程里面就会有很多‘你想做的事情’和‘你必须做的事情’,这之间你是要有妥协的,但是你又不能完全把后面的东西丢了。”

创业就是做苦行僧,最坏的结果就是饿死只想一直往前走 没打算回头 柴可把创业形容为“苦行僧”。“在找到绿洲之前,有可能就渴死在半路上,但肯定不会折返。”

柴可前期创业的几个项目,出现过多次资金链断裂的情况,最坏的时候“按那儿”30万元注册用户一天只有一个活跃用户

。“那种崩溃是无法想象的,”柴可回想起来,虽然心有余悸,但语气又带着更多不甘,“我们也曾经两个月发不出工资,但那又怎样呢?就只能拖着,然后挣了钱再补上。”

不是名校毕业,非BAT出身,创业项目又是一个别人从没尝试过的领域。柴可最初的融资非常困难。

不过,柴可眼里的“绿洲”出现,不是大姨吗拿到上千万的融资之后,而是直到2015年3月份做电商开始。能把前期的流量转化成商业价值,在柴可看来,这才是一个完整的商业闭环。

柴可做电商,并不只想做成一个“卖卫生巾的平台”,而是坚持做服务。柴可告诉《留学》,“在大姨吗将近1亿的用户中,67%用户的经期预测准确度前后不超过两天,我们掌握了这些数据,就要通过电商来服务于他们。”

大姨吗可以根据客户的经期推测表,每月按时把卫生棉送货上门。而且根据大数据反映的客户体质,附送暖宝宝、红糖等经期必备品,真正把客户留住。

“在客户有需求的时候出现他们需要的东西,把创业变成企业,这才是最重要的。”

▲大姨吗某职员桌上的资料,这种“百科全书”几乎人手一套

“富二代”的出身,“创一代”的命谈到创业的初衷,柴可说一方面是受父亲的影响,另一方面是因为自己有颗躁动不安的心。

“我就是拧着想做自己想做的事。如果我想享受舒适的生活,回去当富二代就好了。”

柴可毫不避讳自己身上“富二代”的标签,在他眼里,“富二代”只意味着“你的老子比别人的老子努力,所以你的老子比别人的老子有钱,但这跟你有一毛钱关系?”从创业之初,柴可就决定不拿家里一分钱,努力做个“创一代”。

柴可的父亲也是白手起家,他亲眼见证过父亲是如何一步步走到现在的,父亲在柴可成长过程中给了他无形的榜样力量。柴可大学毕业之后,在加拿大工作了一年,薪资不错,生活也安逸。除了工作之外,柴可考虑的就是去那里滑雪或者跟那些朋友聚会。“那时候,我觉得这种生活真的不适合我——虽然现在还挺羡慕那时候的。”2009年,带着工作一年的20多万积蓄,柴可决定回国创业。

调研国内市场、组建团队、找资金尝试的项目一个一个都失败了,“但一个一个新的想法又不断冒出来,所以接着尝试。”

在不断“试错”的过程中,柴可和他的小伙伴也建立了一种默契。“我负责想点子,我的合伙人就考虑这些项目的可操作性,我是双子,他是金牛,我往前冲,他负责往回拽我。但我们都是那种特别‘傻’的人,只要觉得可行就马上去做,一根筋。”

留学这一趟,挺值主修商科辅修戏剧 热爱行为艺术的男青年“其实我小时候挺内向的,我就是那种永远非常努力,但永远考不到第一名的人。”出国之后,因为语言的关系,柴可的“玻璃心”让他一度非常自卑。

因为语言基础差,柴可大学选专业的时候还闹了一次笑话,原本想学“建筑艺术”的他,竟然报了“土木工程”。吃力的学了一年,柴可决定转系,但是因为没有美术功底,还是学不了建筑,最终选择了商科。不过柴可心里还是放不下对艺术专业的向往,就辅修了Drama(戏剧)。

因为兴趣所在,读了戏剧专业的柴可对国外的“行为艺术”燃起了兴致。“学了才知道,原来行为艺术绝对不是一般人认为的‘哗众取宠’式表演,而是有深刻的社会意义,不管是早期的反战还是后来对某种不合理现状的控诉”

聊起这段留学经历,柴可表现出了不同于聊创业的另一种兴致,他告诉《留学》,当时做的一个关于“可视化健康”的项目,不仅救了一个人的命,还被收录进了当地的church。

回国之后,柴可也把在国外学到的“行为艺术”用在了创业上。现在,大姨吗的男员工,上班第一天必须垫一天卫生巾,而女员工每月都有一天带薪的“姨妈假”和全薪的产假。“我们是真正把‘例假’落到实处的人。”柴可笑言。

▲大姨吗办公室一角,这种粉色到处可见

创业只是手段,不是目标想着赚钱可以 但不能只想着赚钱虽然一边在苦哈哈地创业,但柴可坚持不能为此而降低生活品质。“我一直都不放弃生活中对美的追求和向往

,也可能受西方人生活方式的影响吧——崇尚简约但不放弃美,”柴可眼里,创业只是改善生活的一个手段,不是一个目标。

对现在创业的年轻人,柴可的建议是:先想清楚再创业。“我在前几年走了很多弯路,但如果真让我再来一遍的话,我可能还是会这么走,还是会折磨我四年的时间,我觉得最重要的一点是你有没有明确的创业方向和坚定的精神信仰。”

“而且,不要去掩饰自己的目的,如果你想挣钱,你应该想得非常清楚,你做这个创业挣不挣钱,多久能挣到钱,你应该非常量化地去考虑自己的目的。但只是看钱的话,会很痛苦,因为挣钱永远是个慢活,所以你还是要去找你真正喜欢和想做的事情。”

◎留学优化你的选择

宜兴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合肥长淮中医医院甲状腺科口碑
湛江正规白癜风医院
莱西市人民医院
北京哪家专科医院治癫痫病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