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武神 第一百零四章 血脉武魂(一更求鲜花)

2020-02-15 19:36:38 来源: 临沂信息港

绝世武神 第一百零四章 血脉武魂(一更求鲜花)

第一百零四章血脉武魂(一更求鲜花)

林枫诧异的看着梦情,没想到她会开口。

汪老也愣了下,随即愤怒的道:“你和他本来就是一起的,何必含血喷人,你们实力强,想杀就杀,何必找这么多的理由。”

“你就这么想死?”林枫本算冷静,却依旧被这无耻之人气得不轻。

“哼,你如此污蔑老头,我除了求死还能如何?”汪老冷哼道。

“放心,即便是要你死,我们也会有足够的理由。”

梦情又开口説道:“林枫,你搜查他的身上,一定会有什么特殊的物品,那里面,装有一种奇特的气体,扩散能力极强,如若有人注意的话,即便相隔很远都能够感觉得到。”

“嗯?”林枫目光微凝,看了梦情一眼,随即眼眸落在汪老的身上,如果真如梦情所説的话,那么很显然,汪老有就是通过这种手段将消息传递出去的。

汪老的脸色微微一变,细微不可差距。

“呵呵,那我倒真要搜一搜。”林枫盯着汪老,冷笑道。

“胡言乱语,要杀便杀,何必如此羞辱于我,我老头子虽然实力不济,但即便死,也不受此侮辱。”汪老义正言辞的道。

“你不需要用这种手段,只会更让人厌恶,若是林枫搜不到,我死。”梦情声音无比的平静,但就是这股平静,充满了强烈的自信。

林枫看着问清,微微一笑:“若是搜不到,就用我的命赔你,够么。”

説完,林枫身形微颤,来到汪老身边,直接将汪老身体扣住,根本不容汪老考虑。

手在汪老的身上滑动着,片刻,林枫的手中多出了一个黑色的xiǎo袋子,将之解开来,一封闭了的微xiǎo瓶子出现在林枫的手中。

“你还有什么话要説吗?”

看着身体颤抖着的汪老,林枫脸上露出了一丝戏谑之色。

段封和静韵的目光也都凝固住,紧紧的盯着汪老,他们需要一个解释。

“少爷,我从年轻之时就一直跟随老老爷,后来又追随你父亲,直到现在,追随于你,从xiǎo看着你长大,此番情意,少爷可曾记在心里。”

汪老目光看着段封,动情説道。

“我当然记得,但是……为什么。”

段封身体抽搐着,他其实希望汪老能否认,能找到解释的理由,可惜,汪老没有。

“既然少爷都记得,我也不多説什么,少爷您要我生、我生,要我死,我死。”

看到汪老的话段封的心竟又一次动摇了起来。

但林枫,身上的寒意却越来越冷,是要怎样的无耻,才能在这种时候还装得如此正气凛然。

“我和梦情,用命赌搜你的身,你就想凭借几句抒情的话语,就把这些抹掉?”林枫淡淡的开口説道,让汪老心头微颤。

“林枫少侠,此事本与你无关,你何必如此。”汪老语气也软了许多。

“无关?”林枫长剑抽出,让汪老浑身一冷。

“你刚才不是义正言辞,説要一死吗,此刻,证据确凿,你为何却只字不提死字,你把我们,当什么人了?任由你来戏耍?”

汪老仿佛感觉到了林枫身上的杀意,身体轻微的颤抖着。

“少爷。”汪老将希望放在了段封身上。

“不用求他了,即便段封开口放过你,我也要杀你,放了你,这些一条条逝去的年轻生命,他们如何安息,他们的命,谁来偿还。”

林枫话音落下,长剑挥出,一缕鲜血,在空中飞洒,如此心狠手辣、奸佞无耻之辈,岂能不杀。

“呼……”

段封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目光中闪过一丝痛苦的神色,转过身,段封对着林枫道:“林枫大哥,对不起。”

“没什么,你只是被他误导而已。”林枫并没有责怪段封的意思,他年纪还xiǎo,不过十四五岁,汪老是他最亲近的人,段封相信他也很正常。

“谢谢你,林大哥,这回你可不要拒绝和我们同行了。”

段封似乎很快就将那些不快忘记,对着林枫一笑,不过笑容中依旧带着一丝悲凉之意。

一行人出行前往皇城,转眼间就只剩下他和静韵姐两人了,第一次出门,就深深的感受到了外面世界的残酷。

更让他心头悲凉的是,那些杀他们的人,是军队的人,是雪月国的守护之人。

“恩。”林枫微微diǎn头,对着段封道:“只是,你现在还想继续前行?”

“既然都已经出来了,何必去逃避。”段封眼中闪过一丝苦涩的滋味,突然神色一变,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説道:“林枫大哥,你还是不要和我们一起了。”

“通往皇城,应该不止一条道路吧,没有了奸佞,我们只需要换一条路走就行,何必在意那么多。”

林枫知道段封心中所想,摇头道。

“恩,我看过地图,知道还有好几条路可以前往皇城,我来驾车吧。”

静韵接过林枫的话,段封沉吟了片刻,随即diǎn头道:“静韵姐,那就辛苦你了。”

四人一块朝着马车走去,静韵驾车,林枫三人坐在车内。

“段封,我一件事,我想问问你。”林枫心中一直有一疑惑,对着段封道。

“林枫大哥尽管説。”

“汪老他污蔑我之时,曾提到了天狼王,污蔑我是受到天狼王的指派而来,难道,刺杀你之事,和天狼王有关?”

段封听到林枫的问话苦笑了下,若是以前,连他自己也不敢相信,他会和天狼王这种身份的人挂上钩。

“若是不方便説的话,那就算了。”林枫补充了一声。

“我命都是林大哥救的,还有什么不方便。”段封微微摇头,道:“只是此事説起来有diǎn复杂,还要从我的家事説起。”

“我姓段,这林大哥你已经知道,不过,林枫大哥或许不清楚,我之段姓,和当今皇室的段姓,是同样的段,也就是説,我和皇室之人,同宗。”

“不过,因为先祖犯错,被贬到偏僻的云阳镇,我这一脉,也日渐没落,到了我手上,几乎和普通之人没什么区别。”

段封缓缓的开口,似乎在叙述一个故事,而林枫也很安静的聆听着,心中微有些讶异,没想到段封,竟和皇室同宗。

“林枫大哥,你可知道,段家,为何能够成为皇室,雪月至尊?”

“实力强,自然就成为至尊。”林枫回答道。

“但是,雪月国到如今已经不知道多少年的岁月,皇室依旧姓段,段家,为什么能昌盛如此久的岁月?”

林枫目光微凝,这问题他还真没有想过,宗门家族,都会有盛衰之时,不可能永远强大,然而段式家族,却一直霸占君皇之位,只能説他们的实力一直是雪月最强的,从没有被超越过。

“武魂!”林枫突然想到一种可能,低声説道,武魂是拥有一定的遗传概率的,若是先祖拥有强大的武魂

,便有可能一直遗传下来。

“没错,正是武魂,更确切的説,是血脉武魂。”段封diǎn了diǎn头,回答道。

“血脉武魂?我从没有听説过。”林枫心中疑惑,他还真没有听説过血脉武魂。

“林大哥,血脉武魂拥有者,极为稀罕,即便放在整个天龙域,都是如此,雪月国的血脉武魂拥有者,更是凤毛麟角,你没有听説过也很正常。”段封解释了一声,天龙域,浩瀚无边,拥有强国无数,雪月国,只是天龙域的其中一个国家而已。

而段封説,血脉武魂拥有者,即便放眼整个天龙域都是稀罕,可见这种武魂有多罕见。

“据説,修为到达了一定境界的武修,通天彻地,血液自成血脉,拥有血脉之力,他的天赋和武魂,便能够通过这种血脉流传下去,以后的子子孙孙,无论相隔多少辈分,都能够得到这种血脉之力,遗传他的天赋和武魂,只不过,有的人遗传到的血脉之力稀薄,继承到的天赋就弱,而有的人遗传到的血脉之力强,天赋也越恐怖,而且,这种血脉的遗传没有半diǎn的规律,也许他的儿子只遗传了不多的血脉之力,也许几百代之后的子孙,遗传了更多他的血脉。”

“血液自称血脉,能够遗传下去,好恐怖的实力。”

林枫喃喃低语。

“的确很恐怖,武道一途,太过浩瀚无际,我也不知道这传言中能够形成血脉之力的强者是何等的修为。”

段封苦笑了下,他的实力还太弱xiǎo了,在这种人面前,就是彻彻底底的蝼蚁。

“林大哥,我説了这么多你想必也猜测到了,雪月国的皇室,段家的先祖,就有人曾经到达了这种修为,血液自成血脉,将天赋和武魂流传下来,造福段家子孙。”

ps:昨晚兄弟们还是挺给力的,不过依旧危险,和前面后面差距都不大,兄弟们再借diǎn东方,我们就能一路高歌菊花残了……吼一声!!!武神绝世群:

^^^^^^^

^^^^^^^

^^^^^^^^^

-------------------

:15:53:28

t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