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寡妇和十四岁儿子的那点男女事

2019-12-14 13:10:32 来源: 临沂信息港

口述:寡妇和十四岁儿子的那点男女事

齐敏是一个寡妇,丈夫去逝后,带着十几岁的儿子和几岁的女儿到了城里,那年她还不到三十岁。没有一技之长在城市里是不好混的,更别说一个女人带着两个孩子了,初到伊始也确实难为了她,直到遇见张梅。齐敏当初在村里就是有名的漂亮媳妇,就是因为丈夫死后,忍受不了村里的那些男人的扰才搬到城里住的,可是遇到张梅后才知道什么叫美人,

张梅三十岁左右是公司的主管,瓜子脸,樱桃口,眉目间总是有那么一种少妇特有的让人回味无穷的感觉,再加上银铃般的嗓音真的是人间绝色,公司是她和丈夫一起开的,丈夫是法人,她是总经理,虽然公司里的志暗地把她当做对象,但当面真还没有人敢表露出来,那怕是一丁点。

因为张梅这个人是一个非常懂管理的人,平时非常严肃,下属那怕有一点错误,也要被她训上大半天,轻者被罚当月工资,重者干脆滚蛋回家。但是家里就不同了,由于丈夫经常出发联系业务,所以两人可以说一个月才见几次面,每次回家看着冷冷清清空空荡荡的大客厅,便感到一种深深的寂寞空虚。

家里乱了也懒得收拾,几百平米的房子就象一个大杂物室,丈夫几次说让她找人来家里收拾收拾,给点钱,她一忙也就忘了。正巧,最近公司生意到了淡季,天也渐渐热了起来,张梅便一个人到劳务市场想找一个保姆,还没进劳务市场大门就遇见了齐敏正拖家带口的找活干呢,

张梅一见便生出了同情心,几句话一聊很投机,知道齐敏还没地方住,丈夫又过早去逝了挺不容易,便想自己那么大的房子空了那么多间屋,还不如让齐敏到自己家住呢,正巧还可以有人聊天,不正是一举两得吗?好就这么定了,就这样,齐敏成了张梅家的保姆,吃住都在张梅家,几个月下来,房子一尘不染不说,两人还成了好姐妹。

张梅的丈夫也放下了一份心,有了这么一个老实可靠的人做自己妻子的好姐妹,再也不用担心妻子在家里寂寞了,再说把家收拾的井井有条,人又长得漂亮说不定那天自己还能沾点荤星呢!男人都这样,不管妻子长的多漂亮,还是想偷,家花不如野花香嘛!可以后的事就不在他意料之中了。公司的生意到了淡季,张梅的丈夫就不用出远门了,天天在家看电视和影碟,俗语说,饱暖思,张梅家本来就很富裕,两口子天天在家里没什么事,当然打情骂俏

,眉目传情是免不了的,

齐敏也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当没看见,可是两个孩子可不行,都不是小孩了,又是长在农村,看到后都羞得低下头,可张梅夫妇还是我行我素,只当家里没人一样,更过分的是天一热张梅在家连外套都不穿,只穿着性感内衣在屋里晃来晃去的,两个大更是呼之欲出,一不小心都要撑破乳罩跳出来,鲜红色的和黑黑的隔着性感内衣可以看得一清二楚,齐敏看着都脸红心跳,更别说她的两个孩子了,儿子小海一天躲在屋里很少出来就是怕难为情,

女儿毕竟还小,眼睛盯着张梅的看

,这也难怪,这么好的皮肤和这么大的她在村里是怎么也见不到的。张梅的丈夫一开始还穿的挺整齐的,可随着天气的逐渐的升温,他的衣服穿得也逐渐越来越少,直到只穿一个背心和一条三角裤,说实在的张梅丈夫的家伙不是很大,甚至可以用小来形容,这是齐敏在不经意间发现的,那天中午,全家在午睡,她想起来喝点水,发现客厅的电视开着,只有张梅丈夫一个人坐在那,屏幕上放着不堪入目的画面,已经勃起了,看起来有自己丈夫的三分之二大小,

但自己已经有快一年没有接触男人了,也感到有一阵躁热的感觉在小腹内不停翻动,电视画面突然给了个特写,这是她第一次看到黄色影碟,以前只听人说过,由于是DVD,画质效果非常好,电视是背投,屏幕又大,就象真人一样,齐敏第一次看到丈夫以外的男人下体,又是外国人,她看到外国人的**就象自己的小臂一样粗细,令她吃惊不已,更令她吃惊的是自己的下体居然粘粘的湿湿的,就象尿了裤子一样,这可是从来没有的事。以前丈夫和自己也只不过是匆匆了事,

自己一点快感也没有体会过,这次是怎么回事,只是看看就能让自己有了快感?一阵风吹来,下体凉嗖嗖的,让她猛然从快感中清醒,趁没人看见,赶紧回房吧,齐敏夹着自已已经湿透的内裤,小心翼翼的回到自己的卧房,看见床上的两个孩子正在熟睡着,自己轻轻地透了一口气,躺在床上,可是怎么都睡不着,脑海中老是电视上的画面。

张梅一觉醒来,下体感到有点湿,一摸,唉,又是春梦一场,罢了罢了,也许这辈子都不能拥有梦中那种被大**塞满的充实感觉了,夕阳西斜,不想自己这一个午觉睡了这么长时间。洗了把脸,看到齐敏在厨房忙活,感到自己真的好运气,找到个这么好的保姆,什么都不用自己操心,心中这么想着,便走进厨房,

正巧看到齐敏的十四岁的儿子和小女儿都在帮忙摘菜,张梅也一起蹲下帮兄妹两人干活,也许是刚睡醒的缘故,连内裤忘了穿这么重要的事也忘了,雪白的大腿和屁股短裙几乎包不住,粉红色的和黑黑的正巧对着齐敏的大儿子小海,十四岁的少年正是青春期,天天胡思乱想,从来没见过女人的,何况还是这么近距离的女人下体,更何况还是自己天天夜里梦到的张姨,并且因为张姨,小海还养成了的坏习惯。

小伙子年轻气盛,只觉得下面撑不住了,涨得难受。农村孩子本身就强壮,再加上小海这孩子自从来张梅家以后吃好的喝好的,各种营养品,特别是张梅丈夫买回来的一些不想吃的物到处乱放,齐敏不认识几个大字,就觉得这种东西包装那么好,肯定是好东西,反正没用了,还不如让两个孩子多吃点补补身体,便整天给小海和小女儿小慧吃,小海才十四岁,本身就粗壮,

再加上这么多,如虎添翼没地方发泄,只有天天,海绵体经常充血,把个**弄得足足有小孩胳膊那么粗,天再热,也不敢穿裤衩,齐敏有几次硬让儿子把裤子脱下来穿裤头,小海就是不脱,齐敏也没办法。再说小海这时裤裆里的家伙已经坚硬如铁了,滚烫烫的,小海再也控制不住它了,腾一下就把裤裆撑起来了,还倒把张梅吓了一跳,以为小海在裤子里藏了什么东西,小海见被张姨发现了,脸红的象猪肝,低下了头。而张梅通过小海的表情,一看小海的裤裆里的东西不停跳动,

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再一看自己下体什么都没穿,顿时心里一惊,糟了,什么都被这小子看到了,这时齐敏和女儿小慧正在煤气灶边背对着她俩,张梅一看松了一口气,连忙站起来把裙子往下拉了拉把雪白的臀部盖住,红着脸出了厨房。小海一害怕,大也消下去了,心想完了完了,张姨肯定要让我们滚蛋了。"开饭了!"齐敏一喊,一家五口人都来了饭桌旁,张梅和丈夫坐下了,小海感到张姨看自己的眼光明显有一种异样,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觉得自己心里很乱,

可是今晚张姨对自己特别好,老是往自己碗里夹菜,小海匆匆吃过饭就先回房了,躺在床上想着今天下午的一幕一幕,想着张姨粉嫩的**和雪白的屁股,不知不觉间又硬得象铁一样了,这可怎么办,如果妈妈和妹妹进来怎么办,赶紧用毛巾被盖住,可还是不行,太大了,怎么盖都盖不住,还不停地跳,就在这时,门口传来脚步声,小海赶紧转过身背对着门,原来齐敏觉得儿子今天不太正常,就过来看看,一看儿子脸上在淌着汗,还盖着毛巾被,便把毛巾被使劲一拽,

不想看到刚刚勃起还没完全消下去的儿子的大,这真把齐敏吓了一跳,和影碟上的那根不分上下,而且儿子的这根还没有完全勃起。小海故意把腿一抬挡住了自己的**,说妈你干嘛,刚要睡着,齐敏也就装做没看见,说妈来看看你那里不舒服,既然没什么,那你先睡吧,说完就出去了。

小海吓得一头冷汗,心想幸亏妈妈没有看到,如果看到不被才怪。张梅夫妇看了一会电视便上楼去了,只留下齐敏母女俩,张梅由于下午看到了小海可以和老外媲美的大便春心荡漾,一晚上都心不在蔫,吃完饭,更感到焚身,便想虽然得不到小海的,丈夫的那根也可以解解渴吧,夫妇二人于是相拥入房。而齐敏更是心不在焉,儿子的那根**勾起了那天中午对那个老外的深刻回忆,眼看着人家夫妻二人卿卿我我,自己多长时间没有尝到那种滋味了,自己也记不清了,便装做困了,对女儿说,你自己看吧,我先睡了。

女儿正中下怀,自己一个人享用一台电视,太好了,没人和自己争台了,便说,妈你去我那屋和哥哥一起睡吧,我去你那屋睡,省得过会再把哥哥吵醒了。齐敏一听,高兴极了,但不能表露出来。因为女儿也不小了,而且这几天发现这妮子越来越有女人味了,便说你也早点睡知道了吗?便扭头进了小海睡的卧室,屋里没亮灯,齐敏缓缓脱下衣裤,露出至今仍光滑而富有弹性的诱人身段,还是那么坚挺,小腹还是那么平坦

,屁股翘翘的,让人想入非非,适应了屋内黑暗的光线之后,才发现儿子破天荒地没穿长裤睡觉,体毛非常浓密,身上肌肉突起,真的很象碟上的老外。

小海还以为是妹妹来了,也没理会,继续想着张梅,想着张梅丰满的肉体,齐敏悄悄地躺下,看着儿子,努力压抑着身体内的冲动,静等机会,等了十几分钟,小海突然翻了一下身,变成平躺着的,可能是以为妹妹睡着了吧,齐敏两只眼睛睁的大大的,想看这小子玩什么花样,只见小海两只手抱着自己的那根大,不停地上下套动,嗓子里还在低吼着,借着月光,

齐敏看见儿子的那条粗**上青筋突起,马眼上还不停朝外冒着透明的液体,不停着往下滴,小海也不在乎,还是不停地套动。齐敏看着看着,感到下体也有一阵粘液往外淌,还有一阵莫名的快感一阵阵袭来,但是她不敢稍动,怕惊动了儿子,发现是她就麻烦了,可是忍不住,手还是很小心地放进内裤里,用食指拨弄着,一阵麻麻酥酥的感觉。

南京治男科医院哪家好
临汾市人民医院
汕头治疗睾丸炎费用
黑龙江哪家医院治疗妇科好
遂川县人民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