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战尊 正文_第五百二十五章 引诱

2020-01-16 18:24:13 来源: 临沂信息港

无上战尊 正文_第五百二十五章 引诱

枯木迎春枝上所弥漫出的腥臭血色,就是那血族的精血,只不过之中精华却早已经被石落暗中给吸取了。..血族虽然邪恶但不得不说他们血脉的强横,一个血族修士,只要血脉敬极为精纯的话,无论对方守多么重的伤都会自行恢复过来。

也正是因为这份逆天的血脉之力,让的血族横扫整个九黎大陆。此时枯木迎春枝之中的血族精血更是极为精纯,若自己能够吸收的话,对于自己而言无疑是异常巨大的机缘。对此,石落怎么能够放过。

他在全力逼迫那血族精血的同时,暗中将之中的精华给吸收到自己的体内,最后留下的则是是那血族精血中的邪物力量罢了。

“这是”看着枯木迎春枝伤的血色缓缓收拢,而后聚集到一处,凝结成手指盖大小的血色水滴,炼心大师面色顿时一凝,神色中隐隐浮现出后怕之色。那血滴虽然不多但之中所蕴含气息,却是恐怖无比,自己站在一旁,闻着那个腥臭的气息,都不由隐隐作呕。

若没有被石落发现的话,被自己悄无声息的炼化到体内,其后果可想而知,不要说想要延长寿命了,很有可能当即就会暴毙而死。

“炼心大师,现在你相信我了吧”石落手掌一抓,那血滴便是脱离了那枯木迎春枝,悬浮到他手掌之中。枯木迎春枝也随之散发出莹莹的光芒,比起刚才丝毫不弱只不过力量波动却是明显温和了许多。

看着那枯木迎春枝,炼心大师深吸一口气,他身为炼丹师,对于灵药的药性的把控自然非同寻常,此时的枯木迎春枝比起刚才明显提升了一个层次。

“怎么会这样”易成则满脸不相信的说道,而木爷此时也收起了刚才的阴沉的面色,面带着微笑的看着石落,神色中满是欣慰,那副模样好像是在说,你这个小子啊,我还是没有看错的。

炼心大师深吸一口气,对着木爷两人挥挥手,示意两人退下,两人自然领命,随后整个狭窄的房屋之中只剩下两人。看着石落,炼心大师面色渐渐变的凝重起来,有些事情,不是什么人都可以知道的。镇荒城的密辛也只有各方的大佬才清楚。

“说吧,你还知道什么”炼心大师坐到自己的床上,而后看着石落,凝声说道。

石落微微低头,仿佛在思索,而后缓缓说道:我知道的不是很多,我知道今天镇荒阁拍卖的最后三件东西中都蕴含着血族的精血,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三件东西都是用来对付您,凤婆婆还有那个古风三人的。”

“还有什么听着石落的话,炼心大师面色越发的阴沉去起来。面色也渐渐变的凝重起来,气息也是随之粗重起来。

石落皱眉,显然是在陷入更深入到思考中。

“我知道你有所顾忌。或许我告诉你些事情你就不会犹豫了”炼心大师沉声说道。

“万年前,血族降临,九黎生灵涂炭,那一战,九黎大陆上无数生灵灭族。但庆幸的是我们九黎还是胜利了,成功将血族给驱除了九黎大陆。但血族毕竟人太多,依旧有着很多血族残留下来。他们隐藏在暗处,等待着时机。”炼心长老语气越发的低沉起来。神色中浮现出些许哀伤。

石落沉默不语,这些事情他都知道,此时听炼心长老讲起来,却又另一种心绪。隐隐间自己也被对方那份伤感所感染。

“而这些残留的血族修士,不断蚕食着九黎大陆各方势力。并且想方设法的想要救出当年被我们九黎大陆强者封印的血族强者,而不凑巧的是在着镇荒城,就封印这个一个堪比真神境界的血族皇者。”

说道这里,石落顿时一惊,血族皇者,堪比真神,一旦被放出来的话,整个镇荒城都会随之覆灭。

“而我们这些大佬,其实留守在镇荒城的根本原因便是为了看护封印,防止那血族强者挣脱封印,本以为安逸了数百年,不会在有事情发生了,谁曾想还是等到了这么一天。”

“炼心大师,你说镇荒城封印这个一个血族皇者”虽然听得清楚但石落还是不由询问道。

“对,血族皇者所以你应该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吧”炼心长老面色越发的凝重起来,从刚才的事情中,他隐隐感觉道一个天大的阴谋正在缓缓浮现出来,若不是石落及时出现提醒自己的话,恐怕现在的自己早已经陨落。

“镇荒阁阁主,他身上有血族的气息,虽然隐藏的很好但我还是察觉到了”石落沉声说道,“而且,就是他掳走了木爷的孙女,如幻。”

“恩”炼心微微点头,这件事情哪怕石落不说,他也能猜到但他感觉石落还有事情在隐瞒着自己。但他却没有说,自己也不想多问。

“你先下去安抚下韩木,如幻的事情我会想办法解决的。”炼心面色阴沉的无比,目光看着远方沉声说道,而后直接一步迈出,整个人全身泛出了波纹,而后直接消失在原地。

等炼心彻底离开后,石落全身一松,不由轻舒了一口气。他知道自己刚才没有完全隐瞒出炼心大师,但对方没有刻意为难自己。也是让他不由感到诧异。

“我相信你定然有着自己的难言之隐的。”石落望着虚空讷讷说道,而后之他直接找到了木爷。

“炼心师叔呢”木爷看到石落,沉声说道。镇荒阁阁主乃是涅槃境巅峰,自己与对方相比,实力还差了很多,若炼心师叔不出手的话,自己很难从对方手中安全将如幻给揪出来。

“木爷,您不要着急”石落安慰的说道,看着木爷,他面色中焦急无比。隐隐中可以热汗留下。

“不着急,我怎么能不着急。你看这个”木爷手掌摊开,只见在那手掌之中赫然有一个发簪,精英玉透,一看就不是凡品。但这不是重点,重点这个发簪是如幻的发簪,且此时发簪已经断裂。看到这个东西,任谁也知道是什么意思。

“石落小友,你赶紧给我找炼心师叔,我要去找他。没有他我的如幻就危险了。”木爷近乎低吼的喊道。他只有这么一个亲人,他绝对不允许如幻有丝毫的闪失。

石落眉头紧皱,炼心大师已经走了。此时让自己去哪里找对方啊。:“木爷,炼心前辈已经离去了,您不要着急,我和你一起去”

“你,你去了顶什么用,当炮灰吗”木爷焦急的面色上浮现出了一丝丝诧异,石落只是地坤境巅峰,连天乾境修为都不到,哪怕他实力强横,也断然不是涅槃境强者的对手啊。

“虽然我修为不怎么样但战力还是可以,在关键时刻或许能够帮您,而且炼心大师一时半会根本回不来,你要将希望寄托到他的身上,实在有点难”石落摇头说道,炼心大师离去,必然是去和凤婆婆等人商量去了。

一时半会根本回不来,等炼心大师回来的话,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呢到了那个时候,估计如幻真的就危险了。

“好吧,你随我来”木爷也是没有了办法,镇荒城药谷分支,真正的高手也只有炼心师叔,自己和易成则,师叔一走,易成则镇守这里,脱不开身。真正有能够出手的也只有自己,此时外加一个石落,虽然感觉有些不靠谱但说不定就有奇迹发生呢。

说完这话,两人丝毫不带犹豫,直接腾空而起,直接朝着城外走去、

“那镇荒阁阁主,派人直接送过这个东西,而后让我去城西之地,哪里是一片荒山,之上蛮兽纵横,平常根本没有人踏足哪里。”

一路上木爷不断给石落解说着,石落眉头紧皱,对方将木爷骗到这种地方来,其目的不言而喻,他也相信木爷也早已经看出来,但依旧义无反顾的过来,想必也是做出了求死之心,其目的只是为了将如幻给救出来,而之所以让自己来,无非是想让自己在关键时刻带着如幻逃遁此地。

“木爷,此地”石落刚想说话,劝阻下木爷,让对方冷静下来。然而还没有等资金把话说完,木爷一摆手直接说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不用多说,此行我知道凶多吉少,但我的孙女绝对不能收到丝毫伤害,所以等下在我拼死搏杀的时候,你要趁机带如幻离开此地,那镇荒阁阁主与我也算是老相识了。虽然我不是他的对手,但若是以命相拼的话,他也必然会重伤不起。”

在这一刻,木爷面色上浮现出了前所未有坚决之色,石落识趣的闭上了嘴巴,两人急行,眨眼间便是出了镇荒城,来到那城西之地。映入到眼前的是连绵不绝的山脉,之上古风苍劲。树荫倒影下来,将森林遮掩,看上去森然无比。

而就在着脸面的山峦之上,有一个山峰,高耸无比,之上隐隐可以看到一座建筑屹立在山峰之巅,之中7有一个黄忠悬挂。

“那是预警蛮兽潮的警钟,常年有人看守”木爷直接说道,看着那山顶,隐隐可以看到一道身影傲然而立在那建筑之上。

“你在这里等我就好了”木爷看着那道身影,木爷冷声说道。而后一步迈出,眨眼便是来到那山顶之上,那是一道全身披着黑袍的身影,巨大的黑袍将他的面容给遮掩。让人看不清对方到底长的什么样子。但给人的感觉却极为的阴森,仿佛那地域走来的使者,放任心中忐忑不安。

:“我都来了,你又何必在遮掩自己的面容呢”看着那道身影,木爷直接说道。

“哈哈,韩木,好久不见啊。怎么是不是很意外,怎么也是没有想到竟然是我”那身影哈哈大笑,而后缓缓将自己身上的黑袍退去,露出熟悉的面容,赫然是镇荒阁的阁主。

木爷微微摇头,但随即点头说道:“我孙女呢”有些事情木爷还不清楚但并不代表他不知道,对于石落突然造访,以及炼心大师的突然离去,他隐隐中也是猜到了什么。而自己很不幸运则是这场阴谋中的一个棋子。

“放心,他怎么说也是我的侄女,我不会伤害她的,但是对于你,我就说不定了”镇荒城阁主冷笑说道,下一刻直接一步迈出,四周风云滚动间闪现闷雷,直接朝着木爷杀去。

上海市东医院
门源县中医院
湖南哪家治疗白癜风医院好
九江治癫痫病最好的专家
芜湖治疗小儿癫痫病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