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羡林遗产被盗案证据相左再陷困境“毕业”

2020-03-31 10:17:08 来源: 临沂信息港

国学大师季羡林自2009年7月死至今三年有余,而围绕其留下来的文物归属争端引发其子季承与北京大学的官司纠纷。17日,该案在北京市一中院进行了庭前谈话,北京大学首次就此案公开表态,而季羡林先生的外孙更将自己的舅舅季承告上了法庭。作为这些官司的主角 季承对此有什么样的看法呢?昨天,季承接受了本报的电话专访,对其中的一些问题首度进行了回应。

称北京大学是出尔反尔

对北京大学在答辩中表示季老的捐赠属于公益捐赠,依照法律规定公益捐赠不可撤消,将采取一切合法手段继续追究季承等人非法拍卖北京大学所受赠的季老图书之法律责任的说法,季承用“荒唐”2字给予了答复。“他们这样做是出尔反尔,当年王如盗窃案发生后,北京大学就称与他们无关,也没有报案。而当物品被追回后,在北京大学1 公寓的交接过程中,北京大学的领导亲口对我说,现在把这些东西交给你。我觉得我拍卖这些东西是我的合法权益,不应该有任何非议,北大这样说非常荒唐。”

已给外甥1000万钱物

刚刚度过自己78岁生日的季承坦言,由于外甥何巍的事情让他非常心烦:“他这次状告我,事前一点也没有与我沟通过。他的律师李继泉所说的 直到两个月前迟迟不能达成一致才诉至海淀法院 的说法是撒谎。”

季承颇有些不满地说:“我可以明确告知你,我从来没有否认过他(指外甥何巍)有 代位继承权 ;再就是上次我们拍卖的东西,我已按照我们之前的协议,按比例给了他大约1000万的现金和东西,所以说他状告我讨要 代位继承权 是没有根据的。”

在记者的记忆中,季承外甥何巍的律师李继泉,曾经做过季承的律师。对此,季承回答说:“他确切做过一段我的律师,但由于在一些事情上做法欠妥当,我和他解除了合同。”至于和外甥何巍之间之前达成什么样的协议,季承称现在不方便公布。

近期将向法院陈说观点

季承特别澄清说:“我与北京大学的诉讼官司是要求返还,而不是遗产纠纷,我要的是北大代为保管的文物,是原物归还。”

至于与外甥的事情,季承解释说:“我一直承认外甥的代位继承权,我们之间的事情可以私下解决;如果自己解决不了,那可以再告法院。”季承认为这次外甥申述追加原告的做法不成立。他认为李继泉的出现,就是出来“搅局”。季承认为自己作为季羡林先生确认的全权被委托人,有字句为证,何巍追加自己为与北京大学官司的原告,根本没有这个身份。

季承称,近期他将向法院陈说自己的上述观点。

(编辑:李央)

玉林制药湿毒清胶囊好吗
乳腺癌饮食建议和食疗菜谱
脑血管轻微堵塞
小儿流行性感冒吃什么药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