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修传 1465章 天下知魔唯一人

2020-01-17 02:21:12 来源: 临沂信息港

劫修传 1465章 天下知魔唯一人

想那索苏伦胸际磊落,足智多谋,实是一等一的人材,于数届魁神之中,当称得上第一。此修若是不幸殒落,惹恼了魔界诸修,岂不是将当前和解之势完全打破,实非凡界苍生之福。

看来便是为凡界苍生计,也要力保索苏伦不可。

心中计议已定,便道:“既是如此,在下便随着诸位走一遭,看看那魔界修士,又是怎样的厉害。”

杨步鸾等人大喜,需知诸修之中,境界最高者不过太虚之士,那杨步鸾此刻刚升极道,就算修为不俗,面对魔修大能,亦是毫无把握。若能得原承天这个强援,又何惧魔修之众。

诸多仙族弟子大多是见过原承天的手段的,瞧此刻原承天虽然只是极道大成,可推测其修为玄承,却可与金仙大士和提并论了。

便与原承天合为一处,向前方探去。仙族弟子自有行事手段,于队伍中分出两名修士,前出探查,两侧亦有修士离队千里,与大队同向而行。如此一来,搜索的范围可就大得多了。这方圆四五千里的动静,皆可被诸修瞧在眼中。

如此向前行了约有两千里,左侧忽有警讯传来,杨步鸾收到信诀,微微一笑道:“原大修,我等左侧三千里处,已探到一名魔修的气息,我等便去瞧一瞧。“

原承天暗道:“魔修最擅隐踪慝行,此次魔修飞升昊天,明知大敌环伺,又怎能不倍加小心?如何就轻易的让人探出踪影来?“

若论与魔修打交道,原承天经验极丰,昊天修士又怎能比得上他?

便道:“既是如此,那就是去瞧一瞧。“

诸修立时改向左行,队伍中因有原承天这样的大能加持,诸修自然是斗志昂扬,便有两名修士急急展开步法,前去与那左侧突前的修会合。

原承天存心要观魔修行事,倒是不慌不忙,杨步鸾见原承天缓缓而行,亦不便催促,只好伴着原承天不紧不慢的赶去。

这时前方信诀频传,原来突前的两名修士得到警讯,亦来支援。如此全队便聚在一处了。原承天暗忖道:“莫非是魔修的调虎离山之计?既是如此,索性就成全了你等。“

当下展开步法,瞬间去了数千里,便听得空中金铁交鸣之声大作,那五名修士已与一名魔修斗到一处。

原承天以神识探去,就见黑云之中,藏着一名魔修,探其气息,分明是十大魔神之首迦罗,迦罗身侧飞起两只飞轮,便敌得了五种法宝。

那飞轮忽焉在右,忽焉在右,上下翻飞,纵横往来,对手虽有五件法宝祭在空中,亦被这两只飞轮挡了个密不透风。

原承天细观迦罗的御器之法,暗暗点头,迦罗既是魔修,自然不用昊天四御诀,但那魔修的御器之方自成一系,隐隐可与御极诀相提并论。

那御极诀若能修成,一宝可敌百万兵,迦罗的飞轮虽难挡尽百万神兵,但挡住数十件法宝应该不在话下。

原承天要试探魔修手段,便停下脚步,等杨步鸾诸修前来,片刻后诸修齐至,原承天道:“诸修且各出一宝,瞧那魔修如何应对。“

诸修齐齐应了一声,各出法宝助战,一时间空中光芒大盛,瑞气千条。诸修或出法剑,或用法刀,兼有斧鞭塔尺诸宝。端得是洋洋大观。

杨步鸾则是按剑不动,双目夺夺,凝神瞧迦罗的御器手段。

只见那法宝虽是一拥而下,两只飞轮仍是挡得严实,怎会露出半丝空隙来。

一名修士叫道:“这魔修好手段,我十余件法宝,竟然攻不到他身边去。“

杨步鸾道:“这魔修的御器之法,似乎便是御极诀,只是心法略有不同罢了,原先只听说魔界多宝,魔修只仗着法宝强横罢了,不想那魔修的心法亦是不俗。“

原承天道:“昔年世尊将创世诸宝尽数存在魔界,魔界自是受益无穷。且魔界修士亿万,弱肉强食,每名魔神,皆是杀尽百万之众,方能脱颖而出,又怎会弱了。“

杨步鸾等修士听得心中凛然,齐声道:“多谢原大修指教。“

杨步鸾手按法剑,道:“且让步鸾一试此修手段。“

那杨步鸾在队伍中境界虽不算最高,可修为手段远超诸修,隐然已是诸修的首领,诸修见他要动手,皆是大喜。

杨步鸾上前数步,持定手中法剑,就向那两只飞轮缓缓一划。此主杨氏大化神功,自是寻常心法可比。

两只飞轮本来是往来冲撞,几乎难逢对手,然而被这杨步鸾法剑一指,那飞轮的遁速立时就缓了下来。就见那飞轮极力挣扎,越转越变,激得空中火焰升腾,那是将空气也点燃了。

忽见两只飞轮在空中一撞,刹时就摆脱了大化神功的约束,相向激飞而去。

杨步鸾正在皱眉,两只飞轮瞬间又飞了回来,一左一右,分击杨步鸾的两肋。

杨步鸾喝道:“来得好!“

左手向飞轮虚虚一按,那飞轮不由得慢了下来,好似身陷泥淖之中,怎能转得动?杨步鸾右手法剑则对准右侧飞轮划了个半圆,那飞轮方向突变,直撞进黑云中去了。

黑云之中迦罗大叫一声“啊也“。身子跳将出来,对杨步鸾一挑拇指,赞道:“你这修士好手段。”

杨步鸾被他一赞颇觉意外,传闻中,魔修个个面目狰狞,禀性凶蛮,不知教化礼数,怎的这位魔修却与众不同?

见那迦罗身材魁伍,宛若铁塔一般,身穿一件灰扑扑的法袍,瞧来与凡界农夫并无两样,只是身上杀气冲天,可碎日月。杨步鸾被迦罗身上杀气一冲,心中大警,暗道:“此修杀尽百万魔修,方有今日成就。而大凶大恶之徒,必是大智大勇之辈,我可要小心了。”

只是对方执礼甚恭,身为昊天修士,又怎能失了礼数,就将法诀按下,空中手来揖手道:“你等魔修之众,不在魔界安乐,又何必来昊天寻事?莫非视我昊天百万仙修之士如无物?”

迦罗哈哈大笑道:“若昊天诸修,皆是道友这般神通,我等魔修之众自然揠旗息鼓,灰溜溜的自是去了,只可惜昊天诸修,如道友者几希?更何况我魔修之众,胸怀改天换日之志,纵千万人,吾往矣。“

杨步鸾暗暗惊讶,心道:“此魔修豪气惊人。“

杨步鸾再按法剑,正要动手,迦罗双手一摆,道:“道友,你修为虽强,却非我对手,唤你那伙伴齐齐上前,方显我魔修手段。“

杨步鸾冷笑道:“好大的威风。“

心中不由得动了真火,法剑觑准了迦罗胸口,“嗤“的一声,破空便刺。

原承天暗道:“迦罗倒是善用计谋,杨步鸾怕要吃亏。“

杨氏大化神功,用到巅峰处,可化尽对方所有法宝攻势,若是弃守抢攻,绝非明智之举。

但那迦罗先赞后弹,大有小觑杨步鸾之意,杨步鸾自认代表昊天诸修,又怎敢在迦罗面前退步,自是心境动摇。

眼见杨步鸾法剑刺来,迦罗大喝一声,不守反攻,反向那法剑直直撞将上来。杨步鸾忖道:“不信你血肉之躯,能敌我百炼之宝。“

哪知迦罗身如电闪,就在法剑及身的一刹那间,身子的溜溜一转,已到了杨步鸾身后,那杨步鸾心中只盼着迦罗撞将上来,心意既滞,法剑便缺变化,此刻再来变招,又如何来得及?

那迦罗手持双轮,好似托就两座山峰,就向杨步鸾拍来,飞轮起处,魔压如潮似山,杨步鸾一时之间,又怎能化解得了?百忙中法剑急急向后一刺,剑挟无上神功,只盼能逼退迦罗。

迦罗果然不敢向前,但双轮已然拍至,就听到“啪“的一声,端的是惊天动地,杨步鸾的法剑被双轮合在一处,立时断成数截了。

诸修见迦罗一招间拍碎杨步鸾的法剑,其间变化之奇,处处出人意表,皆是大惊失色。

不想迦罗虽是大占上风,却不进反退,将身飘退数百丈,道:“道友,瞧你定是初遇魔修,我不知我魔修手段,这才被我胜了一招半式,只管换了法剑,再来比过。“

杨步鸾一时无语,应又不是,不应又不是。

瞧这迦罗行事斗法,可谓是诡诈之极。可这番话却说得令人钦敬,一时间实瞧不透此人的性情了。

原承天道:“斗法之时,用尽手段,行事之时,颇具侠风。迦罗果不愧为魔神首座。”

迦罗哈哈大笑道:“原大修可谓知魔矣。”

原承天笑道:“迦罗,索苏伦何在?”[*妙*筆\*閣]更新快

迦罗眨了眨眼睛,道:“大修猜来。”

原承天亦是哈哈大笑道:“也罢,你等仙魔之士难得相遇,且在此砌磋斗法,在下去寻索苏伦。”转身一步踏去,哪里还能瞧见人影。

原承天一去数千里,一路之上,也不动用神识去探四周动静,而是径直向混沌秘境入口处的先天涡流。

欲去秘境,非得从这涡流着手不可,原承天先前已来过一次,自是路径甚熟,片刻后就来到一处,毫不犹豫,立时钻了进去。

那涡流之中,自是凶险处处,但以原承天此刻的修为手段,又怎会放在心上,片刻之后,就离了涡流,向四周一瞧,果然已是中土地域了,四处奇花异草,古木参天皆是先前见过的。

原承天步入林中,只行了片刻,前面赫然立着一名白衣修士,听到遁风声响,便缓缓转过头来,含笑揖手道:“原大修果然来了。”

(感谢大热天,尘埃落定鼓励)

...

白水县医院怎么样
北京四季青医院怎么样
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最好
洛阳市治牛皮癣医院
邢台白癜风治疗费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