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辰幽幽 第一百章 沉默之城

2019-09-25 20:54:17 来源: 临沂信息港

望辰幽幽 第一百章 沉默之城

如果一个人独自背负一个太过沉重的秘密,那他就会本能地分享给另一个人,让他也帮你装着,而大德心中的那个秘密,他已经背负的悬息,不得已之下,他只好悄悄告诉了后厨的小勇,小勇也无法共同承受,又转交给了斌哥,就这样,一个秘密从望西客栈慢慢传开,直到这个秘密不再是秘密。

这样的话若是以前月峰听到,多半是当做谣言一笑了之,可现在对于强弩之木的他来说,却好像找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当下策马狂奔而来,只是他还未下马,便看见望西客栈早已经被魔御军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围在中

望辰幽幽  第一百章 沉默之城

,看来自己还是来得太迟,而大德身负镣铐,在多为魔御军的裹挟中押出客栈。

大德用力挣脱道:“我没有!我什么都没有做!”

可他纤瘦的身躯,被他身旁魁梧的魔御军大汉,按地死死的,肩上的疼痛也让他安分地被脱着走。

但他不受控制的嘴巴仍不安地咆哮道:“为什么,要抓我,你们这些安达凭什么抓月奈族!”

他还在试图挣脱,但那大汉一勾拳直接将他的腮帮打得红肿。

两颗碎牙混在血水中飞出。

显然这一拳下手极重,大德的小身板经不起这样一拳轰击,整个人倒飞而出。大汉又将大德拎起,恶狠狠警告道:“给我安分一点,不然可有你受的。”

大德双瞳无光,直勾勾地盯着地上赤土,仍恍惚重复道:“我什么都没做,我什么都没做……”

月峰见此景,直接怒踏马背腾跃,又借外围站立的魔御军肩膀踩过,如履平地间向着中心落去,他未落地前,又高抬右脚,直接踹在那壮汉面门上。那壮汉未想到有人敢在魔御军重围中伏击他,被月峰踢个正着,摔入人群之中,更撞倒身后一片魔御军。再看他面额塌陷,鼻骨隆包,脸上鲜血冒泡,伤得不轻。

月峰借这一击,缓住降势,双脚稳稳着地,不多带一丝动作。

他双目圆睁,一人怒瞪魔御军,这一刻他将憋屈了许久的窝火通通宣泄出来,怒吼道:“我月奈族的人还轮不到你们来抓!”

众人见月峰犹如下山猛虎,威风凛凛,杀气腾腾,皆退后一步,不敢作动。

那大汉站了起来,面目可憎,凭着蛮力挥舞手中棒槌,月峰嗤笑一声,躬身弯腰一掷,竟然赤手空拳与那棒槌相碰,强大的对冲,另那壮汉虎口开裂,掌骨受挫,踉跄后退中他无力把握,棒槌哐当一声落在地上。

再看月峰右拳,连擦痕都未留下。

正在众人面面相觑僵持之时,魔御军中走出一名副官,此人样貌清俊,脚步从容,笑起来锐气锋芒,他一边鼓掌,一边赞到:“月峰队长,好强壮的体魄。”

“原来是施军灿!”月峰认识此人,乃钟冒手下副统领,是一名天赋极高的魔法师,行事也是光明磊落,颇有胆识。

“你们都在此等我!”施军灿这边对着众人道,那边一只手已经挽着月峰的肩膀往客栈里走:“难得今日在此相聚,可否陪我喝上两杯?”

月峰心中了然施军灿此举何意,便陪着笑容往里走。

商掌柜见机赶紧拿出最好的北风佳酿来,兴许只要这位施副统领喝得尽兴,就能将大德还给他。

“月兄!我知你也是爽快之人,我就不拐弯抹角了,这个人,魔御军是肯定要带走的。”

“为什么?你看他这身板和体格,一定不会是习武之人!”

施军灿摇着头,无奈道:“十条人命总要有个交代。”

月峰怒拍桌角,道:“那我手下五十条人命呢,至今都未有消息,我找谁交待,你看光明教那些混蛋,明知山有虎,还一头一头如同蠢猪一般地往里送,最后再把这个屎盆子扣在月奈族上,我找谁讨个公道?”

施军灿安抚道:“这个世界什么都不缺,就缺公道!”

月峰沉稳的声音中压着愤怒,道:“不行,大德我是不会让你们带走的。”

施军灿轻轻叹了口气,道:“若你要是这样坚持,就是让兄弟为难了,你知道,军令如山前,施军灿也是有心无力啊。”

月峰道:“我知道你胆识过人,在魔御军中威望不逊,难道就没有办法为我保下一个月奈族的普通百姓吗?”

“月兄啊!我就实话告诉你吧,就算是钟冒大统领在此,也必须将这个人带走,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所以……”施军灿诚挚道:“还是认命吧!”

“认命?”月峰苦笑一声,闷酒一口入喉,道:“我身为神庙守护者,不能保护我的族人,还叫他们认命?”

“这不是你的错,月兄,莫要妄自谴责。”

月峰并不认命:“不行,今日若是你们要将大德带走,就必须跨过我的尸体。”

施军灿长吁短叹,扭过头道:“月兄,难道你还不明白我的意思吗?这个人我们是非带走不可,若你非要如此,到时候跨过的不仅是你的尸体。”他说到此喝下一口烈酒,又看了看周围,道:“还有这里的每个月奈人!”

月峰冷冷地看着施军灿道:“为什么,明知他是无辜之人,你我都是知道的……”

施军灿摇着头,不敢与之直视,惭愧道:“我会尽量帮你保住他的!”说完他放下掌中酒杯,拂袖而去。

大德还是被押上了马车,马夫狠狠挥鞭之下,烈马奔腾过而走,只留下滚滚的扬尘,在月峰回过神来之前,也被狂风吹走。

“月峰啊,你可要救救我们家大德啊!”商掌柜见月峰一走进来,屈身哀求道:“这阿兹城,谁都知道大德胆小如鼠的!这么大的事怎么可能和他又关系呢……这酒都喝了怎么还把人带走啊!”

“商掌柜,你先别着急……说一说到底怎么回事!大德到底做了什么?”月峰扶起商掌柜。

商掌柜长吁短叹之后才道:“哎,真是个可怜的孩子,我私下之中也厉声问过他,你记得第一个被杀的传教士吗,他那一夜在客栈吃完面之后,便匆匆离开,是大德招呼他的,后来大德见他将一本书落下,便追了上去,等他追上的时候就已经发现那传教士已经死了,你说他一个连菜刀都拿不稳的人,怎么可能杀人呢!”

月峰劝慰道:“商掌柜你放心,他们只是带着大德去问问话!”

“那他们为什么要给大德戴上手铐呢?”

月峰答不上来,他答不上来!他好想向天一问,谁能解他心中疑惑,谁能还他阿兹库卡的安宁。

他不问苍天,便低下了头,告诉商掌柜:“放心,我会把大德带回来的!”

可到最后,月峰还是无能为力,只能失信!他还是没有把大德带回来,总要有人为十条传教士的生命买单,至于是不是错付了,事到如今其实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人们需要的阔别已久的宁静,可在月奈族中根本就没有宁静这一个词,他们倒是有一个词,叫沉默,月奈族称之为“阿兹库卡”!

沉默的力量有时候比起歇斯底里的愤怒更为可怕。那是将所有情绪压入胸腔之中,只留一双瞳孔缓慢的流露和释放。对于普通的月奈族人来说,这种压抑不仅仅是来自自身的退缩,更多的是在白瓦赤土的阿兹城中,身着黑灰军服的魔御军,以及一身白衣教袍的光明教祭师,这些肃杀的黑与苍茫的白,调合而成的整座小城的灰霾,在这季风肆虐之中,也吹不散。

人们偶有反抗,偶有咒骂,可落在冰冷的军队里,激起的浪花还没有唾沫星子多,在口干舌燥之后,也就慢慢不用再多耗气力了,甚至连冷漠和厌倦都是疲惫。

因为他们还需留着热情和希望迎接另一件更具意义的大事,那就是一个月之后,将要举行的一甲子一度的“祭夜”仪式,届时将选出月奈族新的族长,以及永夜教新的大巫师。

这个古老的民族相信只要新的大巫师产生,一定会为阿玆库卡带上新的安宁,毕竟他们已经许久未见现任大巫师,甚至都忘了他的存在。

有了大德的赎罪,有了两个月的平静,更重要的是“祭夜”仪式的来临。魔御军也只能妥协撤离部分的军队,但仍留下一大部分力量维护城中诡谲的平静。

武汉佰视达眼科医院近哪个公交站
武汉佰视达眼科医院地方在哪
武汉佰视达眼科医院是哪级医院
武汉佰视达眼科医院在哪个位置
武汉佰视达眼科医院到哪儿站下车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