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宝归来2

2019-09-14 07:34:41 来源: 临沂信息港


进入四月,老天总算下雨了,连续下了三天,整个山村充满着潮湿的气息,村民们像有使不完的力气,早出晚归抢播种子,山村又进入了繁忙的景象。
与此同时,红树大沟也完工通水,往年改种玉米的田又可种水稻了,村民们的心又热了起来,眼前似乎晃动着金黄金黄的稻子,干劲更足了。
掐指一算,阿宝回家已经半个多月了,这几天,他跟着爹妈下地干活,很累但充实。原本他想出钱请工,但村里好多青壮年都外出打工,留下的人也各忙各的,都在赶节令抢播种,哪能请到人。
夜晚串门的人少了,山村又恢复了宁静。
阿宝睡得特别香,甚至做了一个香甜的梦,梦中他拥有了自己的果园,他牵着阿云的手漫步在果园里,他为她摘了一个香甜的果子,她幸福的依偎在他的怀里说,阿宝哥,今年冬季我要嫁给你……
阿宝笑醒了,突然又感到失落,有点心痛,阿云要嫁人了,而新郎并不是自己。
阿云要嫁人了是村长告诉他的,而新郎正是村长的大儿子,去年从部队退伍回来,现在某公司搞保卫工作。
那次,阿宝在村长家呆的时间并不长,主要是去找村长串串,顺便捐了1000元钱。村长很是高兴,说阿宝你小子出息了,今后更要高标准要求自己,早日向党组织靠拢。
村长特意提到阿云,其用心阿宝知道,不就是怕阿宝和阿云再续情缘么。
对阿云,阿宝内心是有愧的。
这12年来,阿宝杳无音讯,别人都似乎忘记了阿宝的存在,只有阿云坚信,终有一天阿宝会回来,会兑现他给她的诺言。
现在他回家了,阿云却要嫁人了,而且是村长的儿子海龙,而嫁的理由只是为了报答海龙的救命之恩。
想到阿云要和自己不爱的人结婚,阿宝就有些心疼,但又感激海龙,要不是海龙救了阿云,这辈子他就没有机会见到阿云了。
这些天,阿云白天忙着到地里干活,晚上才到店里,但心情有些郁郁寡欢,有时又会望着夜空发呆。
阿宝回家,她不知是该高兴还是难过?
有月光的夜里,她会走到村头白岩涯下,坐在望月石上观月想心事,泪花被夜风吹落,凉凉的。就在这里她曾依偎在阿宝的怀里说:好羡慕月宫里的嫦娥,纵有千般孤独、寂寞,但没有任何外界的干扰和为生活委曲求全的无奈,思念只给一个人……
世俗锋利如刀。
12年的时光可以磨灭一个人的毅志,何况是女人?承诺,算什么东西?可她硬是挺了过来,个中滋味只有她知道。
相信阿宝会回来,她爱他、了解他,也曾抱怨过他,后来又原谅了他,无数个夜里,她就在信念与思念中入睡,梦里她才能与他说话……
现在阿宝回家了,却不能和他再续情缘,她苦啊!
阿宝和海龙,一个是自己时时刻刻想着的爱人,一个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注定要伤害一人。
阿云不敢见阿宝,怕自己好不容易做了的决定在瞬间崩溃。她已经是法律意义上海龙的女人,血管里流着海龙的血。
山村女人看重名声,山里人重感恩图报。
阿宝哥,谢谢你给了我一段难忘的爱情,一份长久的等待,我会永远记住你!再见了!
……
村长从镇里开抗旱总结表彰大会回来,脸黑黑的,刚下车,就把手里的奖牌朝文书“一支笔”扔了过来:拿去“处理”。
文书一愣神接不住,“哐铛”一声掉在地上,村长没有骂他,边进办公室边冲马副村长说,又有新任务了——
这次来多少人?有没有经费?
马副村长手头活正忙,无心搭话只拎重点说。
马副村长一直在村上干了多年,从村综治员到文书到副村长到村长,凭的是一步一个脚印干出来的,熟悉基层工作,办事公道,深得村民爱戴。
但社会复杂,钱这东西能毁人也能助人,没钱干不了大事这是真理。村长位置的屁股还没坐热,村“两委”换届选举支书、村长一肩挑,又选回到副村长的位置上,干起了服从命令的苦差。
这会他又在苦恼,村里帐目已成赤字,没有钱工作就难开展的好,就要挨领导批评,基层工作难做啊!
何况眼下要做的主要工作又是让人头痛的村“两委”换届选举工作,还未开展工作就有点意思了,而且枪头竟是对准自己
——马副,这一届村支书和村长又要分设了,你又可以干村长了。
话虽平常,却在此时从生气的村长嘴时里说出,就有些味道了,马副村长心里说,以后日子又要不平静了。

玉米等粮食种子刚播种不久,由镇里派的工作指导组就进驻村里,有声有色的搞起了村“两委”换届选举工作。
这几天,宣传标语、选民名单各个村小组粘贴,大会小会不间断,讲得工作组口干舌燥,听得选民们耳朵发麻。没办法,换届选举工作必须面面俱到,必须严格按程序进行。这些年,国家政策越来越好,农民的生活越来越富裕,手里都有几个钱,都想尝尝当官的滋味,以前从不屑的村官位子也越来越有人关注,有凑热闹的,有真心想干实事的,也有不良目的的,有真才实学的,有滥竽充数的,有“半瓶醋”的……
所以这换届选举工作是一届比一届热闹,一届比一届难做。
有自荐的,也有群众推荐的,宣传工作会议刚开完,仅村长一职就有8个人选,副村长一职12个人选,村委员没有人选,这年头,谁会自荐当村委员,除非那人有毛病?
罗副村长、周大当然名列村长人选,意外的是副村长人选,阿宝竟名列其中,而且是群众推荐,与其他11位高学历的小青年的名字排在一起,有些扎眼,不协调。
村长不参加村长一职竞选,少了些看点,但还是相当热闹,这些初步人选,不是有钱人就是家族庞大,村长一边以换届选举委员会主任的身份组织实施着换届选举工作,一边转动着眼珠在心里打起了小九九。
对村长,村民们是又敬又恨,敬的是他干事的魄力,仅仅在任三年,就把村子治理得有模有样,恨得是他的独裁、霸道,谁要惹火了他肯定没好果子吃,没办法,谁叫他有钱又有势。
相比之下,罗副村长就没有村长的魄力和霸气,却多了一份稳重。他曾在私底下对要好的朋友说,村子要有更大的发展离不开村长,但要有人去帮衬他,去认真实施他争取来的各种项目,所以这几年他摆正自己的位置,心甘情愿、任劳任怨做事。
私下里,村长和他的关系并不好,甚至相互看不惯对方,但工作上却又是村长得力的助手,村长有时感激他,而他却不领情,所以村长有时摸不清他。
这段时间,天时晴时雨,但村民却乐喝喝的,村“两委”换届选举太有意思了,他们抽着竞选人“孝敬”的香烟,享受着竞选人及亲友们好听的话语,甚至有人说要是年年换届选举该多好。
换届选举进行了好几届,一届更比一届精彩,村民们的选举意识也在逐步提高,大是大非面前,他们大多数人是明智的。“孝敬”的香烟我照抽,好听的话我照听,只是选票上填不填你是我的事?天知道!
阿宝本无心竞选,只是以周大为首的一伙人联名把他推荐到副村长的人选上,而村长也极力支持他,这让他的心也有点动了,却惹火了文书“一支笔”,削弱了其他竞选人的信心。
谁都明白,财大才能气粗,有名声才会为多数人知,这在换届选举中是重要的。
村长对工作指导组说,这届换届选举很复杂,竞选者都有些来头,肯定实现不了上级的意图。工作指导组长听了之后叹着气说,想不到小小的村子还这么复杂,但愿一次性选举成功吧。
……
预选工作如期举行。
四月的一天,竞选者们经过各显神通后,谁进入正式候选人答案就要揭晓了,大家的心随着唱票人洪亮的声音起起落落,揪心的着急……
预选结果,罗副村长和周大成为新一届村长正式候选人,一支笔和阿宝成为副村长正式候选人,并且票数都相差不大。
未进入正式候选人的竞选者希望破灭了,心也就静了,进入正式候选人的竞选者在片刻欢喜后,又陷入了更焦心的等待和争取。
对于罗副村长和周大进入村长正式候选人,出乎选民们的意料,这让他们有点为难,让他们不知道自己手中的票要投给谁?论工作经验、为民踏实办事等方面,罗副村长当然是首推人选。但周大也不弱,虽说以前不在村上任过何职,但这几年来发家致富名声大振,况且家族庞大,这一点比罗副村长占优势。
两者势均力敌。
谁才是真正的赢家?
从村会议室出来,罗副村长和周大相视一笑,是那种一掠而过的微笑,只一瞬就被风吹散,远处,从山的那一边飘过几块浓厚的乌云。

工作指导组刘组长和村长分别找了阿宝谈话,刘组长的意思无非是想了解阿宝这些年在外面的情况和一些相关事宜,这是工作需要。村长也和阿宝长谈半夜,绕得阿宝云里雾里,但还是听出了重点,那就是希望阿宝退出竞选。
5月7日,周大的父亲60大寿,要在往常他定会大摆宴席,时下,正是关键时期,只能象征性的的摆几桌,亲戚是要来祝贺的,工作指导组和村长、罗副村长他们也是要请的,至于阿宝他们早就邀请了,甚至关系不大好的快嘴和毛腿也在被邀之列,这让大家有些不解。
宴席甚是热闹,祝福、敬酒,让从未过个生日的周老汉热泪盈眶,让尝尽人生酸甜苦辣的周老汉也在幸福中醉去。
工作指导组代表和村长逗留时间不长,道过祝福就离去了,因为还有会议要开,罗副村长和文书因为进入新一届村委会村长、副村长正式候选人,所以这段时间的会议就不关他们什么事了。难得清闲,又为周大的父亲祝寿,兴致自然就很高了。
大家谈得尽兴,以致月牙儿西坠,罗副村长、阿宝、快嘴、飞毛腿他们都没有要离去的意思,只有文书一支笔像有心事始终融入不了这种氛围,客气几句后匆匆离去。
周大望着一支笔离去的背影轻轻叹了口气,一支笔太向往“官”了,始终过不了阿宝这个坎,哪怕你有快嘴、飞毛腿他们的一半精明和机灵就好了。
那一夜,周大家灯火通明。
有人说,人逢喜事不仅精神爽,而且酒量也长进,只有“半斤”酒量的周大硬是把号称大酒量的阿宝、快嘴、飞毛腿他们喝翻了。
此话不假,事实上阿宝、快嘴、飞毛腿醉后被人扶回家后,周大和罗副村长还心照不宣的干了一大杯。
只是一支笔的“不机灵”还是让他们有些失望,那个计划不能算完美无缺了。
其实阿宝的大醉是装的,他在外面失踪的这些年什么世面没见过,村长和周大给他来这手太嫩了。但他没说穿他们,副村长候选人的事打乱了他想平静生活的计划,他被迫卷入这场看似正常但暗朝汹涌的竞争中。
村长和周大都是有钱、城府深的人,村长有能力、关系广但太霸气了,周大后起之秀但没权,自然就少了一份霸气,多了一份随和。
对村长和周大,阿宝都佩服,佩服村长的大气,佩服周大的睿智,但两人似乎又有些弱智,都是钱烧的,一山不能容二虎?狗屁!
你周大想当官,况且又有能力当好这个官,选民也大多数支持你,你何必多此一举?
你村长有能力,政绩有目共睹,上级有意把支书、村长分设,还不是考虑到换届选举的复杂性,保你吗,你也何必多此一举?
你们太不把群众放在眼里,真正决定成败的正是你们忽视的他们。
阿宝越想越不是滋味,此时鸡已叫二遍,却睡意全无,索性沿着那条水泥硬板路漫步,水泥硬板路的尽头是土路再拐几个弯,不知不觉已走到白岩涯下。暮色暗淡,硕大的望月石依然躺在那里,脚下的竹叶被夜风吹动,发出“刷刷”的声响,让人心生恐惧。
望月石下面是一块宽阔的草地,大马路就从草地中心穿过,草地下面是高高的悬崖,悬崖周围是一些大大小小的竹子或其它植物。旧社会,这里是专门杀人用的,头被刽子手拿回去交差,剩下的无头尸体就抛下悬崖,所以叫杀人平掌。因为特殊的地理优势这里却是青年男女的天地,她们夜晚在这里打干歌,对山歌,谈情说爱,一对对自由姻缘就在这里诞生。特别是70、80年代是热闹时候,有人说还看见那些被杀的无头鬼也夹在人群里打干歌,吹得神气活现。也时常闹些矛盾,但大多是现场单挑比武解决,那是义气的比武,不准使用武器,不准暗算,直到输的向对方称服才停止。与现在“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杀猪式的打架相比简直不可思义,所以那时的杀人平掌又被人戏称为“小香港”。
现在,杀人平掌已不见昨日的辉煌,偶尔会有人到望月石上坐坐,或幸福热恋,或追忆思念,或惆怅满面……
就像自己,如现在被某人撞见,定会吓得够呛:谁会在凌晨 点像一个木偶般坐在望月石上,只有那被人砍了头的无头鬼在等待自己的头颅奇迹般归来。
手机铃响了一下,是谁给自己发信息,难道是阿云?阿宝此时多么希望是她。原来那打给他不说话的号码竟是阿云的。
希望多大失望就有多大。
烦人的10086,话费提醒也不用这么早嘛,老子别的没有就有点小钱,还怕不交?
心莫名的寒,他再也不会拥有阿云了,就在前天晚上,阿云明确告诉他,她不能背叛海龙,她叫阿宝忘了她。
阿宝和海龙的婚期定于国庆黄金周,这是快嘴“偷偷”告诉他,还说近海龙抓贼立了功,老板很欣赏他准备重用他,又说海龙英俊潇洒、能说会道,老板的女儿早就芳心暗许了,

共 8 5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富有生活气息,作者很有农村生活的体验,紧锣密鼓的换届选举中穿插着爱情故事,爱情故事中暗含着许多伏笔,显示出作者架构故事,设置矛盾的功力不凡。很有悬念的小说,耐读。【编辑:耕天耘地】
1 楼 文友: 2011-05-11 14:24:41 农村生活的点点滴滴描摹得很到位,换届选举中各位候选人的心态活灵活现,喜欢这样有生活的作品。孩子流鼻血是怎么回事
小孩脾虚如何调理
小孩流鼻血怎么止血
幼儿口臭
本文标签: